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精品课程 > 美国大学文科课的教学方法

美国大学文科课的教学方法

作者:刘耳 | AT 2013/02/17 09:40 | 来源:豆瓣小组 | 点击:
页面功能: 字号: | 复制本页地址 | 收藏本页 | 关闭

接触原著第一手资料——美国大学文科课的教学方法(一)


美国大学的理科教学,从教学内容到教学方式都很接近国内:有一、二本指定的教材让学生学习,课堂上主要由教师讲解,学生有疑问时举手、提问。但文科课的教学却与国内有很大差别,现就此作重点介绍,首先说一下教学材料。

一般说来,文科课程没有系统的教科书,而由老师从相关领域的著作、论文中选取大量材料,或者有一教科书,但同时辅以这类材料。往往学生一门课需要买的书不是一、二本,而是六、七本甚至十多本。当然,作为课程的需求,大多的书只要求读某几部分。此外,老师可能还印发一些材料,一般是某些不易找到的书籍的节选、一些报刊文章、一些尚未发表的论文等等。从阅读量来说,一门课一般每周为一、二百页。今以笔者在芝加哥大学修习和旁听过的一些文科课为例加以说明。

我于大二时开始修习的一个社会科学的核心共同课系列,第一学期为政治经济学,读了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政治学》的节选,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原富》(亦译作《富国论》)的节选,马克思与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等几篇著作,以及英国哲学家休谟、法国启蒙学者孟德斯鸠与托克维尔、美国的政治理论家杰弗逊(后任美国第三届总统)、麦迪逊(后任美国第四届总统)与汉弥尔顿等人讨论共和制的一些著作与文章;第二学期为社会学,主要讨论个人与社会的关系,读了法国启蒙哲学家卢棱的《社会契约论》、心理学家弗罗伊德的《文明与人的不满》及其《精神分析论》节选、社会学家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及意大利文艺复兴时的政治思想家马基亚维利的《君主论》(近代西方政治学的奠基之作)等;第三学期为人类学,所读材料较杂,且多为国内不大熟悉,在此不一一列举。

可以说的是,这些材料集中于讨论如何看待自我与异己(异文化、与自己所在社会不同的社会及政治制度、同一社会中与自己不同的社会群体与阶层等)的关系、文化对人们世界观的限制和如何克服这种制限的问题。以上介绍可以看出芝加哥大学文科课程的一个特点,即尽量让学生接触原著,而非进行课本式的教学。我在该校所选的人文学核心共同课系列也体现了同样的特点。在这个叫作《古希腊的文学与思想》的系列里,我们读了荷马史诗《伊利亚德》,赫西俄德的史诗《神统记》与《田工农时》,古希腊三大悲剧作家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利斯与欧里庇得斯的部分悲剧,医学家希波克拉底著作的节选,哲学家柏拉图的一些对话,以及古希腊两大史学名著(希罗多德的《历史》与修昔底德《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的大部分)。此外,芝加哥大学有一很出名的《西方文明史》系列(3门课),我只是旁听过。学校为此课程编得有一《西方文明史手册》,接近于课本的形式,但这只是为学生介绍各时期总体的历史背景,由学生自己选读。这个系列课程的核心是由芝大很多著名教授经多年编成的九大册《西方文明史读本》,属史料性质,是围绕各个历史时期一些重要的史学问题组织的第一手资料。学生主要是通过接触这些史料,对各个历史时期有一直接的感性认识,然后形成自己对西方历史的理解。此外,学生也读一些第二手资料,即现代学者所写的一些专著。由于学生自己已接触了一些第一手资料,在读这些第二手资料时就可以带一种批评的眼光了,而这正是芝加哥大学所鼓励的。





 

  • 课堂上的自由学生
    ——美国大学文科课的教学方法(二)



    美国大学的文科课在上课方法上也不同于国内的大学,很注重讨论,而非仅由教师进行讲授。大多数文科课都采取10多人的小班形式。目的就是为了让学生积极参与课堂上的讨论。有些文科课需要讲解的内容较多,或因教师安排不过来,得用大课的形式,由一位教授集中讲解。但碰到这种情况时,一般也都于课外安排有小组讨论,每个组由一名助理教员(一般由研究生担任)带领。

    作这样的安排,目的是使学生不只是被动地接受知识,而也能积极地思考问题,形成观点,并在老师的帮助下培养表述和论证自己观点的能力。同时,老师和同学进行讨论(甚至一些激烈的争论),也是一种切磋砥砺,能加深自己对问题的看法,看到一些自己没看到的方面,从而修正和改进自己的观点。在组织学生进行讨论时,老师并不是一个权威的形象。他在一定程度上是作为一个平等的参与者,可以对学生的观点发表自己的看法,却不能要求学生接受这看法。但他更重要的角色,可以形容为课堂讨论的“主持人”。

    一堂课往往是先由老师大概地提出讨论的范围,而后由学生充分去发挥。学生偏离主题太远时,老师会把讨论再引回主题;看到学生的某些盲点时,老师会插进去,提供一些学生所缺的信息,或是指出学生没有看到的一些方面。指出学生的错误时,老师不是简单地说他们错了,而是帮助他们分析他们的前提假设或论证过程有什么问题。学生如觉得老师说的也有不是之处,也还可以摆出自己的看法。

    这样的教学方法,不禁令人想到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的教育思想。苏格拉底认为:教育的过程,不是老师把学生没有的知识教给学生,而是由老师将学生的心中原来就有、只不过是潜在的知识“引导出来”,使之成为学生明确地意识到的知识。英文中的education--词,可能就反映了这种教育思想,因为这个词的前缀e
    一是表示“出来”,而词根duc是表示“引导”。

    苏格拉底的学风似乎也反映了他的教育思想。他是西方哲学史上的一个巨人,但我们从他的学生柏拉图写的大量的“对话”中看到的苏格拉底并不是一个“导师”的形象,而是一个喜欢跟别人“摆事实、讲道理”地进行辩论,有时也流于诡辩的人。柏拉图在写“对话”时是做了不少加工,以致有的地方对话只徒具形式,主要是
    由苏格拉底(或者说由柏拉图借着苏格拉底之口)发表长篇大论,而他的对手只成了一种陪衬;但在另外很多地方,我们却还能看出苏格拉底与别人进行辩论时那活泼的气氛。

    应该说,苏格拉底的教育思想不无问题,美国文科课的教学方法也难说是尽善尽美。但是,当看到国内的学生学文科课往往得去硬背很多没有经过自己深入思考,或自己不一定赞同的结论时,想见一下苏格拉底的学风与美国文科课课堂上的自由讨论,不由令人生出一番感慨。

     


(责任编辑:陈德正)
顶一下
(7)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链接
发表评论
最新导读 特别推荐 热门点击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