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论著评介 > 黄华叶衰

黄华叶衰

作者:蓬蓬 | AT 2013/11/25 05:12 | 来源:上海书评 | 点击:
页面功能: 字号: | 复制本页地址 | 收藏本页 | 关闭

  冬天快到的时候,《金重远先生纪念文集》(上海辞书出版社,2013年11月)出版了。像字典,厚厚的一大本。正文之前,是用铜版纸印刷的金先生存照,按时间排序:第一张,是1955年与中国留学生同学在列宁格勒的合影,一页一页翻过去,最后一张,没有人,是挂着千纸鹤和“金重远先生一路走好”条幅的复旦校园。

  《文集》“上编”是金先生同学同事、家人、学生、编辑的回忆,“下编”是按世界近现代史、史学史与史学理论、法国史、二战史、美洲史、巴尔干问题等领域分类的金先生作品,收录《论英法资产阶级革命的“保守”和“彻底”》《法俄同盟的形成——兼论现代史上的法苏关系》等代表文章。

  《文集》里有些文章曾在大众媒体上读过,如“上编”里朱学勤的《三十年师恩难忘》在《南方人物周刊》读过,“下编”里《南联邦解体二十周年祭——记一个“小帝国”的终结》《从突厥铁骑到“欧洲病夫”——奥斯曼帝国兴衰记》等在《东方早报·上海书评》读过。而那些不曾读过的回忆,尽管都集合到一起时,有重复也难免啰嗦,却共同构成了一个具体的人。

  金先生的儿子说起父亲,每天早晨六点起床,每天工作十个小时,学术上精益求精,可在生活上“但求维持,只要温饱”:一条皮带,用了数年,实在不能再用才换。早上,吃些泡饭榨菜;中午,一碗饭,随便一两个清淡小菜;晚上,将中午剩下的饭菜热热。金先生的学生说起老师,开学术研讨会的时候,他遇见美国人讲英文,遇见法国人讲法文,遇见俄国人讲俄文,遇见西班牙人讲西班牙文。

  这只是两个细节,比起金先生的家国情怀,比起占文集里大部分内容的学术论文,或许并不重要。但在听得津津有味的小辈看起来,它们勾勒出了一位老派知识分子的一体两面:无欲无求到“乏味”,行云流水到“潇洒”。可是,老一辈学者,就这样慢慢凋零了,我们甚至都没有遥望的机会,只能靠细节来想象。

  上周日的金重远学术思想研讨会,有一位嘉宾发言时提及,等下还要去参加朱政惠老师的追悼会。2006年,曾经旁听过朱政惠老师参与组织的“史华慈与中国:纪念史华慈教授诞辰9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记得那场会上,来了张灏、刘梦溪、张隆溪、杜赞奇等很多学者,第一次见到那么多书上的名字。后来翻过朱政惠老师与人合编的那场会议论文集《史华慈与中国》,现在想,是另一种纪念。

  作家叶兆言在《陈年旧事》(2013年5月,中信出版社)和《陈旧人物》里写了好多老先生,康有为梁启超、刘半农钱玄同、周瘦鹃范烟桥,人是旧,可故事好看,有滋有味。最后他在“后记”里说,“陈旧人物”既代表人物的陈旧,也试图把“陈”当做动词,展览一下几个老掉牙的前辈。这也是我们需要纪念文集的原因吧。

 


(责任编辑:陈德正)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链接
发表评论
最新导读 特别推荐 热门点击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