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论著评介 > 阎宗临,一位配享太史公香火的史学家——读《中西交通史》

阎宗临,一位配享太史公香火的史学家——读《中西交通史》

作者:谢天开 | AT 2013/12/15 01:06 | 来源:豆瓣读书 | 点击:
页面功能: 字号: | 复制本页地址 | 收藏本页 | 关闭
                              


  一部写作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乱世中的《中西交通史》,阎宗临先生的书一上眼,便爱不释手。又查网上书店,先生的另一本《欧洲文化史论》已断货,想必无数“阎迷”,与我一样为之热盼。 

  阎宗临生于1904年山西省五台县中座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924年赴法国勤工俭学,两年后迁居里昂,进入杜比兹人造丝厂,先为勤杂工,后升为实验室助理,节衣缩食有些积蓄后,1929年进入瑞士伏利堡大学,1933年获得瑞士国家文学硕士,并被聘在该校讲授中国近代思想史,同时深造;1936年取得了瑞士国家文学博士学位。一个农村孩子终于成为了外国博士,其间艰苦卓绝,可想而知。 

  采用文化史观和多元比较法,即从历史、地缘、人种、社会、文化、宗教诸因素上,综合分析,阐明历史的发展演变,此为西方史学中的重要流派。《中西交通史》恰到好处运用了这一方法。没有让历史沦丧为政治的婢女,为《中西交通史》在网上断货的主要原因。 

  《中西交通史》多写中西方宗教文化交流。如此著述,除了著作者多研究注意此点之外,也是交通史上只有三种人能够不辞劳苦,旅行万里:国家外交使者、商人和宗教徒。国家使命、商业利益和宗教信仰,是驱动这三种人的主要因素。而在中古时代,交通条件落后,信息难通的情景下,作为国家使者之人,寥若晨星,他们是进入了史册的;而数量众多的商人,由于受本身文化所限且对文化无多贡献力量,故难以进入史册;唯有在宗教信仰支撑下的宗教信徒,才是中西交通史上的中坚力量,文化使者与记述者;《中西交通史》当然重点列述他们。 

  “自古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出入古代中西方交通孔道者,都是文化的“饮者”,而宗教徒们则是留名最多的。有此用力着笔,恰恰是阎宗临先生的学术忠于史实所在。 

  “18世纪西方学者看中国,有两种特征。一方面,中国政治已脱离专制,却充满迷信;另一方面,中国是宽容的象征,着重理性,构成知识界的乐园。这对西方人士是多么有诱惑力啊!” 

  作为历史学家,越是比对研究中西文化,越往深层认识东方文化精神所在。在《中西交通史》中收录的不少学术成果,充满阎宗临先生对东方文化精神集中体现的中华文化的自信与热爱。这既是文化比较研究的结果,也可视作上世纪处在战乱水深火热之中的中国文化人的“文化抗战”的文化表现。 

  “在法国18世纪思想家中,孟德斯鸠是最好奇与最努力的。他的著述,特别是他的《法意》,时时举中国为例,中国给他一种强有力的诱惑。” 

  “孟德斯鸠将政体分为三种:共和、君主、专制。他将中国列在专制内。君主的精髓是尊荣,专制是恐惧,而共和是‘爱国’。” 

  在《中西交通史》里收录的阎宗临先生《中国与法国18世纪之文化关系》,除了列举孟德斯鸠之外,还有伏尔泰。伏尔泰也是崇尚中国文化的,他曾指出“中国是世界上开化最早的国家”。 

  “伏尔泰之爱中国别有一种理由,即他爱中国的政府组织,在他许多著述中,论中国政治机构是他最独到的地方。他完全与孟德斯鸠相反,他看中国没有绝对的专制,虽是君主,却是建立在‘父权’上的专制。‘这个伟大帝国的法律与和平,树立在最神圣与最自然的权利上,其人臣侍君如子弟侍父兄。’” 

  一切历史为当代史。阎宗临先生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如此著述《中西方交通史》,大约与当时启蒙与救亡运动相关,应当视为一位现代历史学家对自己家国的深深期许。 

  还有,其中收录的《元代西欧宗教与政治之使节》,写得犹如一篇古代传记文学,很有诗性地让我们记下了一串名字:罗马梵蒂岗教皇英诺四世的蒙古使者柏郎嘉宾、法国路易九世的蒙古使者方济各会修士吕柏克、威尼斯商人后来成为忽必烈的知遇的著名的马可•波罗、中世纪最伟大的旅行者和德理、教皇本笃十二世的代表马黎诺里…… 

  《元代西欧宗教与政治之使节》结语为:“沉默与尸骸永远葬在坟墓内!当我们想到这些辽远的往迹,对这些富有诗味的英勇开创者,自当予以崇高的敬意。” 

  至于《从西方典籍所见康熙与耶稣会之关系》的勾沉,便是只有阎宗临先生所集的 “才、学、识” 史家三长为一身,才能办到的。 

  《中西交通史》还收录了本来可以独立成书的、阎宗临的博士论文《杜赫德的著作及其研究》,极为正面地肯定“18世纪初,在中国的耶稣会士们都是些科学家和道德家。继利玛窦之后,他们以高度的机智和坚韧的毅力来耕耘这块神圣的土地。” 

  这又让我们记下一串被岁月风干了却鲜活在历史深处的名字:大清钦天监监正南怀仁神甫、用拉丁文写《中国史》的卫匡国神甫、写《中国天文学简史》的宋君荣神甫、撰写《中华帝国志》的杜赫德神甫…… 

  读历史学术著作,犹如看文化随笔一样,叫人津津有味,其人其述必得太史公真传。太史公所享香火,已故历史学家阎宗临先生可以配享。 
   
   
   2008-10-9于成都文家场 

                                                                                                                  来源于豆瓣读书

(责任编辑:陈德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链接
发表评论
最新导读 特别推荐 热门点击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