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网文选粹 > 公元元年的世界

公元元年的世界

作者:刘易斯·洛德 编译 | AT 2014/01/21 06:03 | 来源:共识网 | 点击:
页面功能: 字号: | 复制本页地址 | 收藏本页 | 关闭

 

题记:两千年前的人类生命肮脏、粗野,短暂。但他们面对的问题却出人意料地现代。

2

(共 识 网 配 图)

公元元年到来的时候,没有人热烈欢迎它。它来到地球数百年间,甚至就没有人知道它。如今我们称之为公元元年的这12个月的寒来暑往,和其它年头没有什么两样。

对当时统治着所谓文明世界的罗马人来说,这一年是A.U.C754年--母狼哺大的孪生兄弟罗慕路斯和瑞莫斯创建罗马城以来第754年。对按4年一度的奥林匹克运动会纪年的希腊人来说,这一年是第195个奥林匹克4年周期的第一年。中国人的公元元年更加平淡,仅被记录为"平帝即位次年"(汉平帝元始元年--译者)。汉平帝在位5年而薨,年13岁。

直至公元6世纪,方才有一位住在罗马的僧人,把公元元年当成开天辟地最不寻常的一年来对待。此人名叫狄奥尼修斯·埃克斯古斯(EXIGUUS)。按照他的计算,这一年肇始于耶稣诞生一个星期之后,乃是第一个完整的"我主之年"(拉丁文缩写为AD)。此前的人类历史,他一律用"基督之前"(拉丁文缩写为BC)来表述。

狄奥尼修斯的编年系统得到教皇支持,逐渐被普遍认可。但实际上,他甚至算错了耶稣降生的时间。学者们认为,公元元年的时候,耶稣大概已经五六岁甚至满七岁了。

那时和现在

公元元年的人们关心的事体,也同样萦绕在现代人的脑际:如生儿育女、社会行为、宗教信仰等等。不过现代人压根儿就不可能理解他们的处理方式。美国明尼苏达州立大学学者约翰·伊万对一年级新生说:"跨越时空,用当时罗马人的方式和他们相处,要比和外星人打交道难得多。"

搁在2000年以前,罗纳德·里根(好莱坞二流电影明星出身-译者)绝对当不上美国总统,罗马人把演员和娼妓相提并论。美国前副总统阿o戈尔在众目睽睽之下亲吻妻子蒂帕,要在古罗马,他会因此失去选票。在那时候,男人陷入情网是招人耻笑的。古罗马曾经有过这么一位贵族,因为当众拥抱妻子而被剥夺了在元老院的席位。不过小布什要生活在古罗马,大可趾高气扬。因为古罗马任何一位"年轻的贵族"都有责任"为父亲所受的屈辱复仇"。历史学家弗洛伦斯o杜邦在《古罗马日常生活》一书中说,"报不成仇是父亲的最大厄运和儿子的最大耻辱"。

在公元元年,世界上最有权势的政治家是罗马帝国元首奥古斯都(即屋大维·奥古斯都·凯撒,"奥古斯都"是尊称,有"神圣"之意--译者)。奥古斯都是凯撒的侄外孙和唯一的养子,统治罗马达41年之久(应为44年--译者)。公元元年是奥古斯都统治罗马的第27年。这时的奥古斯都已经63岁,身高5英尺零5英寸,一口脏稀稀的烂牙,患有胆道结石病,终日疑神疑鬼,心情忧郁。但就是这么一个糟老头子,不仅有本事稳坐最高权力宝座,还在无意之中为基督教的崛起铺就了道路。

奥古斯都在执政期间,思考的都是非常现代的问题:法律和秩序、公共福利、家庭价值、道德败坏等等。奥古斯都曾自诩说,他所发现的罗马是个砖城,而他留下来的罗马却是大理石城。不过,远比奥古斯都的墓碑更长寿的是其统治对后世的影响。整整2000年来的西方物质和精神生活都留下了奥古斯都时代的印记。奥古斯都时代的政府和社会架构,包括罗马的法律、制度、语言(拉丁语),还有最终成为罗马国教的基督教,都为西欧以及后日的美国所一脉相承,绵延至今。

奥古斯都开创了长达两个世纪的"罗马治下的和平"。假如没有这两百年的和平、被普遍遵守的秩序和四通八达的道路,基督的"福音"恐怕根本没有机会传播开来。不过,这种稳定十分脆弱。在公元元年前几十年,罗马人放弃了中看不中用的共和制和共和制下的自由,以此换取了帝国独裁统治下的安全和效率。但帝国堂皇庄严的大纛下,遮蔽着日益衰朽的社会制度,其中穷人和弃儿占到人口的绝大多数。基督教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生根、发芽,给绝望的世界带来希望,最终绽放出硕大的花朵。

事实上,基督教谕是在冷酷残暴的环境下传播开的。古罗马人不论贫富贵贱,在看到男人和女人活活被野兽吃掉的时候,无不发出欢喜的叫喊。对他们来说,这是对违法者公正的惩戒。古罗马是靠攻城掠地、杀戳妇幼,把男子掳为奴隶而成为"超级大国"的。在古罗马人眼里,杀戮和掠奴,就象水往低处流一样天经地义,合乎自然之道。古罗马父亲会亲手把刚出生的孩子丢进粪堆,只因为这是个女孩儿,或生来有病,又或是因为不愿家里再添张吃饭的嘴。如今有谁理解这样的事?但古罗马人无动于衷,只要这位父亲在把孩子扔进粪堆之前,按照法律规定请来5位邻居检查过孩子的身体!

穷困与骄奢

在公元元年,如果有人质疑这些行为,他会被视为怪物。纽约亨特学院教授、《古典时代的妇女:女神、妓女、妻子和奴隶》一书作者萨拉·波默罗伊说,"现实是什么样的,罗马人就当世界应该是那么样的。公正与否,这不是罗马人考虑的问题。"

在古罗马,人们用洗脚水来治胃痛。小贩们在市镇广场上叫卖着能医眼病甚至不孕症的各种护身符。不会走路和说话的儿童都被看成是动物,还没有"变成"人。人们不用肥皂,而是用橄榄油和刮削器来洗澡,用一端裹着海绵的木棍充当厕纸(纸当时根本就不存在,还没被中国人发明出来呢)。

严酷艰辛的生活培养出罗马人"野蛮"的作风。他们认定生活本就令人沮丧,凄凉暗淡。耶鲁大学历史学家拉姆赛o麦克默伦在所著《罗马人的社会关系:从公元前50年到公元284年》一书中说:"在古代世界,不管是弃婴、破布烂衫,甚至粪便中的谷粒,没有任何东西会被浪费。什么时候都不缺争夺垃圾的穷人。"

古罗马有权有势者只是为数很少的一个群体,即拥有绝大多数土地和财富的贵族和骑士。有人估计,这些"社会精英"--就是好莱坞电影里的那些家伙--连古罗马人口总数的千分之一都不到。阔绰但谈不上豪富的中上层阶级也不过是穷人堆成的高山顶上的一个小缺口。还有一部分平民不穷也不富,自个儿拥有几亩良田,出门打赤脚,睡觉枕草席,吃的不过是猪肉、蔬菜和面包,但比起奴隶,生活舒服多了。

豪门贵族过着骄奢的生活,连宠物都戴着镶金嵌玉的手镯。他们履行公职而不拿分文薪水,为保住官职常举办穷奢极侈的宴会来款待支持者。在公元元年来临前,盛大宴会、剧院演出和角斗士表演的费用不断见涨,负担得起的政治家越来越少,许多官员开始转而采用贿赂手段。到公元元年,受贿现象已如野草一般在社会上大肆蔓延,连军官都指望从士兵工资里捞油水。

面包、剧场和家庭

在奥古斯都开创"罗马的和平"之前,罗马帝国发起过许多战争。漫长的战争把成千上万罗马自耕农拴在军团里,远离了自己的田园。为避免家人挨饿,许多士兵把土地卖给富有的邻人,离开军团后便到罗马去找出路。这使得公元元年的罗马人口膨胀到将近100万。不过,这些失去土地的老兵涌向罗马,并不为找个好工作。因为几乎所有工作都是奴隶在干。仆役之类的事儿不用说,就连开商店、送信、行医和管教有钱人家子弟这些"重要"的工作,也都被奴隶们包下来了。诱惑退伍老兵的是罗马的"面包和剧场",尤其是免费食物和免费演出,这些都是靠从被征服领土获得的贡赋和税收支撑的。

从凯撒统治时期起,罗马当局就每天都向绝大多数罗马人配额发放粮食。"受粮者"包括除外国人以外的全部成年男人、奴隶和妇女。后来,就连拥有土地的农场主也放弃了土地,蜂拥而至罗马,完全仰仗粮食配给生活。罗马上层阶级把他们轻蔑地称为"流氓无产者",西塞罗称他们是"(罗马)财政的吸血鬼"。凯撒的继承人奥古斯都把这项福利扩大到男童。

在公元元年,为保证罗马人生活安乐,免于忧患,奥古斯都慷慨地举办了各式宗教典礼、节庆和"卢迪"--向神表示敬意的比赛。战车赛跑吸引了20万甚至更多的观众。最受欢迎的场面是:竞技场内,翻倒的战车狼籍一片,骏马悲嘶,长鸣不已,竞技者们骨断肢折。罗马人将这种场景称之为"海难"。古罗马广场的生活通常是以野兽比赛作为开端:成群的猎犬追逐惊慌的野鹿、熊对付公牛,狮子撕咬老虎。人们虽然很了解哪种野兽会是嬴家,但仍然为之如醉如痴,兴奋不已。

下午的广场更加热闹,表演节目是人兽角斗。有时,受过良好训练,手持长矛的角斗士能够打死狮虎,再活一天;但大多数角斗士难逃一死。角斗士都是所谓受诅咒的罪犯。后来,信基督的男人和女人也被扔进了这一竞技场。他们未经训练,手无寸铁,却多半得面对狮子这样的猛兽。许多观众宁愿他们的对手块头小些,也不那么凶猛。这并非出于慈悲,而是因为他们希望人兽角斗的对抗性更强,场面更血腥。他们嫌狮子杀人速度太快,缩短了他们"享受"的时间。

截至公元元年,"卢迪"一直是罗马人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法国历史学家罗兰·奥盖在《残忍和文明:罗马人的竞技》一书中写道:"也许,人们甚至可以说'卢迪'充塞着罗马人的生活。'卢迪'为罗马人的生活提供了节奏,为罗马人的激情提供了营养。"奥古斯都曾试图限制"卢迪"的血腥程度,规定如果两名角斗士在长时间的艰苦决斗后还能站着的话,两人都应该得到象征胜利的棕榈叶。但是罗马民众宁愿嗜血。几百年来,"卢迪"的主办者无视奥古斯都的法规,强迫这些头戴盔甲,藏起脸部的"无面人"格斗到其中之一倒地死亡方才罢休。

奥古斯都一向孜孜追求秩序,甚至连什么阶层的观众坐在什么位置都作出了详细的规定。最好的座位属于贵族家庭、信奉女灶神的贞女、士兵和已婚男子。为什么已婚男子得到这种优待呢?因为奥古斯都觉得罗马人口之所以萎缩,是因为有太多的男子眠花宿柳养小妾,却不肯结婚。他相信,如果肯结婚的男人多起来的话,罗马就会象西塞罗所说的那样:"少些肉欲,多些家庭。"

为了强化家庭价值观念,奥古斯都还制订了一套奖惩措施:有3个孩子的丈夫可以迅速升职;生下3个孩子的母亲有权在财产问题上发言;单身汉和未婚妇女的继承权则受到限制。奥古斯都废除了允许丈夫杀死有奸情的妻子的古老法律,但规定任何拒绝和不忠实的妻子离婚的男人都应当被处死。妻子也可以与丈夫离婚,但要冒失去子女养育权的风险。


(责任编辑:陈德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链接
发表评论
最新导读 特别推荐 热门点击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