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网文选粹 > 高危莫过摄政王

高危莫过摄政王

作者:李鸿文 | AT 2014/02/12 08:40 | 来源:李鸿文的博客 | 点击:
页面功能: 字号: | 复制本页地址 | 收藏本页 | 关闭

 

    元旦新年,张成泽又一次被挫骨扬灰,“狗不如”之后,又被御封为“渣滓”。这个曾经权倾一时的“著名姑父”,在清洗别人后自己也被清洗。或许这就是摄政王的宿命。不过,想想掏心掏肺辅佐尼禄的塞涅卡,张成泽的心理应该平衡很多。本期“开腔”就说点不太沉重也不太轻松的历史,并不指望“以史为鉴”。

暴君的纯正血统

    塔西佗在《编年史》中对尼禄的作为有详尽的记述,苏维托尼乌斯在《罗马十二帝王传》中也有记录。我对他们两人提供的史料都持保留态度,苏维托尼乌斯的文风颇像时下流行的网络纪实文学,道听途说,再贩卖一点艳情故事。而自诩为“理中客”的塔西佗,却是一个“共和追梦者”,享有“暴君的鞭子”美誉,当他拿起鞭子无情“抽打暴君”时,就很难指望他能真正做到理性、中立和客观。
    但因为留存至今的史料并不多,要还原历史真相,还不得不在他们的文字迷宫中穿梭。按两位史家的描述,尼禄的出身确实算得上“根红苗正”。他的父系是有着光荣传统的图密善家族,祖父图密善提乌斯由于被奥古斯都在遗嘱中指定为房屋和财产的购买者而闻名,图密善提乌斯和大安东尼娅所生的儿子就是尼禄的父亲;而他的母亲小阿格尼品娜,则是日尔曼尼库斯的女儿,也是罗马史上另一个暴君卡里古拉的妹妹,她带着尼禄嫁给自己的亲叔叔克劳狄皇帝,为这个“拖油瓶”染指最高权力呕心沥血。
    血统纯正之外,专制者还需要一个神话般的诞生,让大自然的异相赋予他们不同凡响的伟力。比如某人出生时某个山头霞光万丈,另一个某却是天雷滚滚。尼禄也不例外,当时的宣传机器到处广播说,他还没落地时,早晨的第一缕阳光就照耀他身上了。
    正如有人被自己的儿子踩断三根肋骨还夸其是合格接班人一样,尼禄的父亲也对儿子的前程作过预言,他当着元老院的好友说,“作为有着他本人和阿格尼披娜血统的孩子,尼禄将成为公众的威胁”——似乎“威胁公众”已成为统治者的必备素质。
    但尼禄也经历过坎坷。他在3岁时便失去了父亲,本可继承父亲财产的三分之一,舅舅卡里古拉却拿走了一切,并将他的母亲流放。尼禄只能投奔亲戚,在并不富裕的姑母图密提娅·列比达的看护下,他的童年缺少“阳光灿烂的日子”。卡里古拉死后他才时来运转,“平反昭雪”的阿格尼品娜从流放地回到罗马后,千娇百媚地讨得亲叔叔克劳狄皇帝的欢心,并让成功地 游说克劳狄收养了尼禄,使之在继承大位的排序上取得优先权。
    此外,他还具有优越的学历背景。在没有诞生大学的年代,请一位名流当家庭教师相当于获得了名牌大学的学位,尼禄的家庭教师是著名哲学家塞涅卡,两人的命运从此纠缠在一起。

哲学家的“杰作”

    塞涅卡于公元前4年出生在科多巴,在罗马接受教育,跟从父亲学习修辞学,随阿塔卢斯学习斯多葛哲学,从索蒂翁学习毕达哥拉斯哲学,从他那在埃及当总督的姑父那里学习到实用政治学。他当过律师、会计官,继承父亲的大笔遗产后,放弃了法律,沉溺于写作……如果就此打住,该是多么完美的人生。
    不幸的是,幼稚的正义感让他卷入到政治的漩涡。当科尔都斯一家被卡里古拉逼迫自杀时,他为科尔都斯的女儿马西娅写了一篇悼文,由此得罪这个史上最臭名昭著的暴君。暴君原想以傲慢的罪名把他处死,但他的朋友和气喘病挽救了他。朋友在暴君面前游说:他那病拖不了多久,就不劳您亲自动手了。卡里古拉顺水推舟放了他一马。刚躲过一劫,他又在克劳狄当政时“染指”日尔曼尼库斯的女儿朱利娅,元老院判他死罪,克劳狄把死刑改为放逐,他在荒凉的科西嘉岛上度过了8年孤苦的时光。
    日尔曼尼库斯另一个女儿小阿格里品娜使他的命运出现了转机。公元48年,这个野心燃烧的女人在科西嘉找到他,并布置他一项光荣的使命:要他像亚里士多德一样,把11岁的儿子尼禄培养成为未来的亚历山大。当然,顺带恢复了他在元老院的席位,并让他参与到改朝换代的阴谋之中。
    小阿格里品娜用一碗毒蘑菇汤结束了克劳狄皇帝的老命,尼禄是这碗汤的最大受益人。他17岁时继承皇位,并为克劳狄举行了盛大葬礼。在把国家事务交由母亲阿格尼披娜和老师塞涅卡打理后,他在元老院发表了一番声情并茂的就职演说,向罗马人民庄重承诺,要遵守元老院的权威。
    这项承诺他兑现了5年,励精图治,体恤民众。当他签署重罪死刑状时,叹息道:“哦,真希望我从未学会写字!”这可不是矫情,而是宽大仁慈、敬畏生命。为了丰富人民的精神生活,他组织各种各样的娱乐节目,包括成年礼晚会,竞技场中的战车比赛、舞台表演、角斗士表演等。他酷爱希腊文化,罗马上下都展现出浓郁的希腊风格。他亲民,有孝心,尊重元老院议员,许诺民众公平正义,注重人民的精神文化建设……英明神武的图拉真皇帝评价,“这5年是帝国历史上最美好的时光”。
    这5年的“美好时光”,正是摄政王塞涅卡政治理念的杰作。塞涅卡不仅打理朝政,而且专门为年轻的帝王写下《论愤怒》、《论人生的短促》、《论灵魂的安静》、《论仁慈》等有关政治与哲学的速成读本。这些斯多葛哲学与心灵鸡汤的化合物,文字华丽,不时穿插警言妙语,应该能够满足和滋润尼禄的心性。

黑色的死亡

    5年之后的尼禄却在一夜之间性情大变。毫无餍足的欲念再加上半吊子美学气质,让他的享乐主义达到了“艺术”境地,权力的春药又驱使羽翼丰满的儿子对扶他上位的母亲痛下杀手。在对各个潜在威胁实施定点清除后,人类再也不能阻止弑母者尼禄滑向疯狂的深渊。再列举其暴行清单已无实际意义,但不能不提他如何对待塞涅卡。
    塔西陀在《编年史》中浓墨重彩地刻划了尼禄的残暴,却对塞涅卡在阴谋中扮演的角色笔下留情。尽管有所避讳,但还是提到了尼禄继位的演说稿是由这位帝王师和摄政王亲自执笔。尼禄是罗马帝国第一位由别人代写讲稿的皇帝,开创了领导干部由秘书代写文稿的先河。由此也说明,两人的关系是何等亲密。
    这期间,蒙主隆恩,塞涅卡的财富和权势攀上顶峰。有一个形象的传言说,只要塞涅卡打算收回在不列颠的投资,一定会引发当地出现“钱慌”。当然,这么一笔巨大的财富也可以说是“投资理财”的成果,和广东茂名原副市长杨光亮一样,他们都有放高利贷的癖好。当有人指责塞涅卡是伪君子时,他写下《论幸福的人生》辩护,说自己“在精美的家具中过着禁欲主义的生活”。
    尽管鞠躬尽瘁忠心护主,当尼禄下令杀死小阿格里品娜后,塞涅卡终于意识到失去了这个不靠谱的靠山,走到了政治生涯的尽头。于是,他向尼禄请求告老还乡。照例,他要先送上肉麻的赞美和感恩,并愿意奉上全部的财富。但皇帝比他更诚恳,说老师呀我给您的财富比起您的奉献,是多么微不足道,我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哪能离得开您?这个皇帝学生用更亲切、更肉麻的话语掩饰住了对老师的憎恨,以致在某一时刻让塞涅卡产生出“一切都回到从前”的错觉。
    错觉只是一刹那,哲学家在关键时候还是清醒。不管尼禄是否同意,塞涅卡知趣地逃离罗马,远离了元老院的喧嚣,远离了政治漩涡,他躲在乡间别墅,不会宾客,不谈时政,他希望自己能从暴君的视野或记忆中彻底消失。
    可作为一个摄政王和帝王师,塞涅卡的悲剧在于太了解自己的学生,知道了太多的阴谋。对暴君而言,无论他用多么华丽的语言赞美,用多么慷慨的奉献效忠,用多么谦卑的姿态逢迎,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错误,虽然谈不上什么威胁,更不可能谋反,但他活着就让暴君很不舒服。尼禄终于按捺不住了,利用一个子虚乌有的拥立披索的未遂阴谋,将塞涅卡罗织其中,令其自我了断——这一点,比传说中的“犬决”要人道得多。
    塔西陀满怀敬意记录了塞涅卡从容赴死的场景,后世的历史学家也认为,正是死亡拯救了他的形象,让他重获荣耀。这一点,正如一千多年后的西班牙哲学家乌纳穆诺,在内战时曾把希望错误地寄托在佛朗哥身上,当后者露出独裁者面目时,他又勇敢地面对法西斯的枪口,在黑色的死亡中洗刷自己曾被污染的灵魂。
    ——一个帝王师,一个摄政王,一个被叙拉古的幻象所迷惑的文人,光荣地死于公元65年。


(责任编辑:陈德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相关链接
发表评论
最新导读 特别推荐 热门点击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