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学界信息 > 魏凤莲:世界史教育应从娃娃抓起

魏凤莲:世界史教育应从娃娃抓起

作者:陈辉 | AT 2014/09/03 21:55 | 来源:北京晨报 | 点击:
页面功能: 字号: | 复制本页地址 | 收藏本页 | 关闭
有时不知如何好,夜雨秋灯真无聊。
有时不知如何好,夜雨秋灯真无聊。

  幸有几物长相伴:一杯水,一残书,一懒猫。作者:刘树勇

  微博:http://weibo.com/u/1454064140

  十年辛苦未虚掷

  北京晨报(微博):世界史的书实在太多了,为这本书花上十年,值吗?

  魏凤莲:只要翻开这本书,尤其是新出的第五版,你会觉得很震撼,书中收录了大量照片、图片和地图,直观详细地展现了历史。

  作者提了许多开放性问题,比如讲到古代红海贸易繁荣,作者问为什么没有向东方发展?这些问题启迪思考,让读者在轻松阅读的同时,得到真正的历史学专业训练。再比如1945年原子弹爆炸,一个日本女孩全身被烫伤,成了怪物,她高中还没毕业,已在为日军服务,而同时在爪哇,劳工被迫为日军工作,被活活累死。作者问,你觉得两个受害者有什么不同?你更厌恶哪个?我觉得这些问题很好,符合人性,培养逻辑思维。

  我在大学教古代世界历史,有个同学平时不怎么来听课,有一次上课前在楼道遇见了,他兴奋地对我说:原来《新全球史》是您翻译的,我全部看完了。

  许多过去不太关注世界史的学生看了这本书,也觉得很喜欢。因为它内容丰富,又特别易读。

  全球史观的巅峰之作

  北京晨报:这本书是从全球史的角度来写作的,这种写作方法的特色是什么?

  魏凤莲: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西方史学界出现“全球史热”,学者们纷纷转向全球史观,初期代表作有斯塔夫里阿诺斯的《全球通史》和麦克尼尔的《西方的兴起》。

  以往的世界史都是欧美人写的,带有“欧洲中心论”色彩。而全球史是用更整体眼光来看世界历史,斯塔夫里阿诺斯说过,他要站在月球上看地球的历史。

  在突破“欧洲中心论”方面,《新全球史》比前人做的更好,这从体例安排上就能看出来,比如在写世界各文明时,所用篇幅差不多,像南美洲文明、大洋洲文明,过去我们很少关注,作者着墨却和欧洲文明一样多。

  本书有个副标题,即“文明的传承与交流”,作者认为,每种文明对人类文明整体发展都做出了贡献,它源于哪里不重要,重要的在“传承”与“交流”,从联系的角度看世界,这是本书的特色。

  中国文明离不开世界文明

  北京晨报:对“欧洲中心论”,我们深恶痛绝,可今天我们的一些学者却正在建构“东方中心论”,主动继承了它的虚妄。

  魏凤莲:是有这个问题。许多中国学者长期沉浸在中国的古代史料中,失去了世界历史体系的视野。今天我们生活在“地球村”中,即使是远在南美洲发生的事,可能也会对中国造成巨大影响,所以我们要思考,这种整体性与联系是如何形成的?人类是怎样走向一体化的?

  其实,中国古代文明也不是孤立发展起来的,同样离不开世界文明。本书作者特别重视古代中印、中日、中韩等的交流,这种交流初期是偶然和孤立的,而越到后来就越紧密。

  今天我们的生活与学术都需要与世界交流,而交流就要有平台,有的学者认为,“新全球史观”是西方人搞出来的,不是中国人自己的,我们应单搞一套,其实不管是谁的,只要有利于文明交流与传承,就不妨去利用和尝试。

  摘下有色眼镜

  北京晨报:在历史研究中也打上民族主义符号,这是否是我们忽视“全球史观”的一个重要原因?

  魏凤莲:除了民族情绪之外,意识形态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有的学者受过去苏式历史教育影响,对世界史的认识仍停留在历史发展五阶段的观念中。

  对于“全球史观”,老一代学者在充分研究后,认为其中大多数方法是可以接受的,比如吴于廑先生强调,历史需要纵向研究,也需要横向研究,整体地去看历史,应包容纵横两种思路。

  正因为如此,才特别有必要将这本《新全球史》介绍给普通读者,通过阅读,充分了解不同文明的贡献,而不要总是戴着有色眼镜去看人。

  传承和交流文明更重要

  北京晨报:通过整体史观,会对我们的认识带来哪些改变?

  魏凤莲:本书作者认为,推动人类发展有3个基本动力,即人口增长、技术进步和交往密切。任何领先者,都要和其他文明相互影响,通过带动别人发展,使自己也获得发展。

  我们许多人看历史,往往纠结在一点上,总想争这个或那个是我们最先发明的,诸如我们最早使用文字,最早掌握炼铁技术等等,这些其实是不客观的。

  文明的价值在“交流”与“传承”,谁发明了什么,并不那么重要。比如苏美尔人发明了文字,周边所有民族都使用它,但每个民族都发展了这种文字,那么,我们就不能只站在原点上来评价,事实上,后来者的贡献可能更大。

  同样,铁器制造、马的驯化等,不同地区人们对它都有新的贡献,不是它们的起源决定了其价值,而是因为不同文明互相借鉴、推动发展,才决定了其价值。

  读史当有世界胸怀

  北京晨报:本书令人印象深刻之处在于对物质文明史的关注,而我们的史书更关注政治斗争,为什么?

  魏凤莲:确实,本书特别关注技术传播、不同文明间物质交流等,作者认为正是物质交流带来技术提升,推动生活进步,最终推动历史发展。

  中国读者对政治史感兴趣,除了喜欢故事的因素外,也有我们更关注道德、精神和文化影响的因素。这与我们生活的具体环境息息相关,一部《甄嬛传》能那么热,因为读者将它看成是职场剧,从中学习成功的技巧,这就让它成了世俗版的《资治通鉴》。

  过度关注政治史,不利于构建起世界胸怀。

  比如《明朝那些事儿》,确实很幽默,但我们不能总是用这种方式来解读历史,一味纠结在宫斗上,忽略了其他民族文明的成果,这就很容易陷入沾沾自喜的情绪中,而真正站在世界体系的视角来看问题就会发现,这些其实是比较渺小的。

  读懂自己需要有大的背景

  北京晨报:拥有世界体系视角的现实价值是什么?

  魏凤莲:要读懂自己,就要有大的背景和大的体系,这样才能弄懂自己在这个体系中究竟处于什么位置,才能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今天我们出现的种种问题,包括一些情绪,其实在现实中限制了我们的选择与战略空间,一些所谓的军事评论家在世界历史知识上存有短板,却喜欢煽动情绪,对搞不明白的东西,就说别人有阴谋,可这个阴谋究竟是什么?往往是想当然,没有实证。

  只讲情绪,不讲知识,这种思维方式形成了,转变起来就会很难。现在大学里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学生不愿打基础,觉得学古代世界历史没什么用。

  文明发展有高低之分

  北京晨报:在您看来,学古代世界史的价值是什么?

  魏凤莲:以公共场合喧哗为例,很多中国人到国外旅游时也如此,惹人反感,一些人却辩解说,这是我们的民族习惯,应该尊重,甚至还有学者鼓励这种行为,这都体现出对古代世界史知识的匮乏。

  在西方,古希腊就形成了不大声喧哗的习惯,因为希腊多城邦,外邦人必须考虑本地人感受才能交易和立足,因此形成了尊重他人的文化。在东方,农耕社会周围都是亲戚朋友,不太在意外面人的感受,只要小圈子团结就可以,直到今天,我们都非常看重人际关系。

  文明发展是有高低之分的,今天的中国正在融入世界体系中,要和别人交流,就要尊重别人,不改变自己的陋习,只能逼别人改变,国外一些餐馆设有中国游客专区,防止你吵到别的客人,这其实是变相制裁,我们不应该去做这种不受人欢迎的人。

  世界史教育不能靠大学补课

  北京晨报:我们对别的文明常常缺乏“了解的同情”,这是为什么?

  魏凤莲:因为我们从小受的熏陶和别人不一样,初中就有世界历史课,高中虽然有,但很少,在整个中学教育阶段,我们给予孩子们的太少了,导致他们忽略其他文明的存在。

  了解世界,应该从娃娃抓起,我们讲春秋战国,能不能同时讲讲印度、希腊同时期的情况呢?在那个时代,并不是只有中国人有辉煌的文明,世界各种文明都在发展。

  中学没打好基础,只好到大学补课。新生入校时,对世界史几乎没什么概念,很多学生觉得记外国人名太难,所以不喜欢世界史,这从毕业论文中就能看出来,70%历史系本科生会选择中国史。而毕业后进了职场,他们就再也无法静下心来学习世界史了。

  普及世界史,应该早动手,这样才有利于建立正确的世界体系视角。

  中学生也能读的一本书

  北京晨报:在今天网络上,历史是敏感话题,最易招来恶骂,历史本应让人学会理性思考,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魏凤莲:我们品德课、历史课、语文课偏重爱国主义,可训练方式却是让学生仅凭一篇文章、一件小事就看出大的命题来,这就激励他们情绪化,而不是更客观地去看问题,这个习惯一旦养成了,就不太容易改了。

 

 历史思维应该早培养,我孩子正在上初中,我给他看《新全球史》,他也很喜欢,这本书比较基础,中学生也可以看,对不爱看的部分,跳过去就是。

  北京晨报:也许很多人会担心,西方人写的书,会不会毒害了我们的孩子?

  魏凤莲:没必要过度谨慎,读一本书,人就能站在更广阔的视野上来看问题,反而会让我们的社会更安全,相反,压制、欺瞒才更危险,会伤害我们的长远利益,大家都只有情绪化,天天看历史评书,我们就能更安全了吗?

  陈辉/文

  魏凤莲

  2004年在复旦大学获历史学博士学位,现为鲁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
 

(责任编辑:陈德正)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链接
发表评论
最新导读 特别推荐 热门点击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