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论著选刊 > 神祇时代和英雄时代的希腊社会

神祇时代和英雄时代的希腊社会

作者:付希亮 | AT 2007/11/24 16:12 | 来源:理论界 | 点击:
页面功能: 字号: | 复制本页地址 | 收藏本页 | 关闭


【原文出处】理论界 
【原刊地名】沈阳 
【原刊期号】20072 
【原刊页号】197~200 
【分 类 号】K5 
【分 类 名】世界史 
【复印期号】200705 
【作者简介】付希亮,中国防卫科技学院 文法系,北京 101601
    付希亮(1969—),男,河北魏县人,中国防卫科技学院文法系讲师,文学博士。 
【内容提要】从神话传说看,希腊社会经历了神祇和英雄两个时代。神祇时代大体相当于克里特文明时代,其神话反映的是母系时代的社会历史;英雄时代大体相当于迈锡尼文明时代,其神话传说反映了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时期的历史。神话传说中神祇时代与英雄时代的区别,就在于它们所反映的社会不同。 
【摘 要 题】世界古代、中世纪史研究 
【关 键 词】神祇/英雄/母系社会/父系社会 
【责任编辑】邱枫 
【参考文献】
    [1] [古希腊]赫西俄德.工作与时日神谱[O].北京:商务出版社,1991.41、51—53.
    [2] [德国]斯威布.希腊的神话和传说[Z].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42、44、260、216、39、72、145、595—596、192—194、130、139、55、61—70、145、293、196—197、626—627.
    [3] 周谷城.世界通史[M].河北: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109.
    [4] 马克垚.世界文明史[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214—215.
    [5] [古希腊]希罗多德.历史[O].北京:商务出版社,2005.87.
    [6] [古希腊]荷马.伊利亚特[O].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167、49、50、52、364、542、46、12、136—137、319、368—369、369、44、194、202、24、335.
    [7]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O].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103. 

    [中图分类号]K8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6547(2007)02—0197—04
    在希腊神话中,神与人的区别是:神是永生的,而人终有一死。同时,从神话传说看,希腊社会先后经历了神祇和英雄两个时代。在神祇时代,神话传说中的主角是神灵。在英雄时代,神灵尽管还没有完全从这一艺术世界中淡出,但主角已经是半神的英雄了。
    在神祇时代和英雄时代演绎的神灵和英雄的活动,是对希腊社会历史的艺术反映。那么这两个时代反映了什么样的社会历史呢?笔者认为,神祇时代中神的活动大致反映了处于母系社会阶段的克里特时代的社会历史,英雄时代的英雄的活动大致反映了处于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时代的迈锡尼时代的社会历史。
    一、神话中的神祇时代与克里特文明有关,带有母系时代的特征
    赫西俄德的《神谱》叙述了神祇世界的发展历史。他说,从天地产生开始,神祇世界一共经历了三代统治者,他们分别是乌剌诺斯、克洛诺斯和宙斯。在赫西俄德所描绘的艺术世界里,三代神王统治时代,在天地间活动的是各种各样的神祇,因此,本文称之为神祇时代。
    赫西俄德所描绘的神祇时代反映的是希腊社会何时何地的历史呢?从一部分关于宙斯的神话看,赫西俄德所描绘的神祇时代反映的是古希腊克里特文明时期的社会历史。赫西俄德在《神谱》中写道:“在她(瑞亚)快要生下最小的儿子、强大的宙斯时,他们把她送到吕克托斯——克里特岛上的一个富庶的村社。广阔的大地从瑞亚手里接过宙斯,在广大的克里特抚养他长大。在黑夜的掩护下,地神首先带着他迅速来到吕克托斯,抱着他在森林茂密的埃该昂山中找到一处偏僻的秘密地下洞穴,将他藏在这里。”[1] 从这一神话看,宙斯的诞生与克里特文明有密切关系。
    19世纪德国诗人斯威布整理的《希腊神话和传说》中有一则神话,名叫《欧罗巴》。这则神话也证明宙斯与克里特文明有密切关系。欧罗巴是腓尼基王阿革诺尔的女儿,在她和伙伴们玩耍时,被宙斯看中,宙斯变成一头公牛诱惑欧罗巴骑上,把她驮到了克里特岛。书中叙述道:
    公牛跳上岸来,在一棵伞样的树下,他让这女郎从他的背上滑下来。于是他突然消失,在原地方却站着一个美丽得如同天神一样的男子。他告诉她,他是她所来到的这海岛即克里特岛的管领者,并愿意保护她,假使她同意委身于他。[2]
    她默认了自己的命运,跟宙斯生了三个强大而睿智的儿子,他们是弥诺斯、拉达曼斯和萨耳珀冬。弥诺斯和拉达曼斯后来成为冥界判官,萨耳珀冬是一位大英雄,当了小亚细亚吕喀亚的国王。[2]
    欧罗巴、弥诺斯都是历史上客观存在的人物,弥诺斯是克里特文明末期的君主,欧罗巴是其母亲。在神话中,宙斯把欧罗巴带到了克里特岛,并自称是克里特岛的管领者,这说明宙斯最初是克里特文明时期克里特人所信奉的天神,宙斯神话来源于古希腊的克里特文明。由于宙斯是神祇时代三代首领的最后一代,比宙斯更早的乌拉诺斯和克罗诺斯时代也应该与克里特文明有关,希腊神话中的神祇时代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克里特文明的历史。
    西方考古发现,在克里特文明中,女神崇拜颇为盛行。周谷城所著《世界通史》上说:“克来特人之宗教生活,与他们的经济生活,是密切相关的,他们所最崇拜的神是地母神,地母神的周围,有许多小神,其中有一个小小的男孩伴着;这一男孩,据小亚细亚及叙利亚方面持同一信仰者的传说,实为地母神的儿子。”[3] 马克垚主编的《世界文明史》上说:“克里特人的宗教信仰属于自然崇拜,崇拜鱼、鸟、兽,甚至树、花、石。为人所熟知的神是一位身着露胸长衫、两手各执一条蛇的女神,可能是主生殖的神明。比较重要的是地母神和牛神,它们是丰收和力量的化身。”[4] 这说明克里特文明与母系文明有关。
    克里特文明末期弥诺斯王统治时期,一部分克里特人迁到小亚细亚,被称为吕奇亚人。从希罗多德的记载看,直到希波战争时期,他们保留着母系社会的风俗。希罗多德说:
    “吕奇亚人从古以来便是出身克里地的(因为这个岛在先前完全是异邦人住着的)。欧罗巴的两个儿子撒尔佩东和弥诺斯二人为了王位而在克里地展开了斗争,弥诺斯的一派在相互的倾轧中占了优势,于是他便把撒尔佩东和他的一党给放逐出去了。被放逐的人们渡海到亚细亚去,在米律阿斯的地方登了陆。……他们的风俗习惯,一部分是克里地人的,一部分是卡里亚人的。但是他们却有一个和世界上任何民族都不相同的风俗。那就是:他们不是从父方,而是从母方取得自己的名字。如果旁边一个人问一个吕奇亚人他是谁的话,他就会说他是自己母亲某某人的儿子,这样按着母系推上去。而且,即使一个有充分公民权的自由妇女和一个奴隶结婚的话,他们的孩子也还是有充分公民权的。但如果一个有充分公民权的自由男子和一个异邦妇女结婚或者是与一个异邦的妾同居的话,即使他是国内的首要人物,他们的孩子也是没有任何公民权的。”[5]
    希罗多德生活在公元前5世纪,克里特文明的衰落大致发生在13世纪,也就是说公元前13世纪从克里特岛迁出的这一部分人直到公元前5世纪还处于母系时代,由此可以推知,克里特文明还处于母系社会发展阶段。
    从天国政权更替情况看,神祇时代的神话带有一定的母系社会的特征。
    在神祇时代,天国的政权更迭都是通过暴力的方式进行的。第一代神王乌剌诺斯把他的三个强大的儿子——百臂巨人关在大地的隐秘的、不见阳光的深处,引起了妻子该亚和儿子克罗诺斯的愤恨,克罗诺斯在母亲该亚的支持下,采用偷袭的方式杀害了父亲,取得了王位。第二代神王克罗诺斯害怕他的子女夺取他的王位,所以当妻子瑞亚把孩子生下来后,他就他们都吞在肚子里。当宙斯降生时,瑞亚欺骗了她的丈夫,把宙斯藏了起来。宙斯长大后,在母亲的支持下通过暴力制服了他的父亲,逼迫他把他吞下去的孩子都吐了出来。最后,宙斯把克罗诺斯关押到地狱中,自己登上了王位。
    宙斯要取代克罗诺斯成为神界首领,不仅要与克罗诺斯本人进行斗争,还要与克罗诺斯的兄弟们进行斗争。据说这场战争进行了十年,后来宙斯从地狱解救了乌兰诺斯之子、百臂巨人布里阿瑞俄斯、科托斯和古埃斯。在他们的帮助下,宙斯打败了提坦神,赢得了对神界的统治。
    神话是原始时期人们的不自觉的集体艺术创造的产物,带有它所产生的时代的印记,具有一定的认识价值。那么,赫西俄德记载的这一神话包含了什么样的历史信息呢?笔者认为,《神谱》所叙述的神灵世界的斗争是对希腊母系时代社会历史的反映。这些神话如果放在父系社会中就无法得到解释,因为在父系社会中,父亲与其妻子儿女组成一个经济单位,权力和财产继承的原则是父子相继,当部落和部落联盟首领年老后,一般由其儿子继承其财产和职位。因此,父子之间一般不存在你死我活的斗争。同时,由于父亲与儿女组成一个经济单位,父亲与子女之间的关系远比与其兄弟之间的关系紧密,父亲决不会与其兄弟姐妹联合起来跟自己的儿女打仗。因此,这些神话反映的不是父系时代的社会历史,而是母系时代的社会历史。在母系社会中,各氏族实行外婚制,一个男子同其他氏族的女子相结合所生的子女属于其女方氏族,父子两代人分别属于两个不同的氏族,因此,有着不同的经济和政治利益。当部落联盟的首领年老时,他更愿意把他的职位留在本氏族内,而不愿意传给他人,他的儿子们要取得这一的职位,往往要采用暴力的方式,并常常引发两个氏族或部落之间的战争。由此看来,三代神王政权更替的神话,反映的是母系氏族社会部落联盟政权更替的历史。
    综上所述,《神谱》所叙述的神祇时代的历史带有鲜明的母系社会的特征,与处于母系社会发展阶段的克里特文明有一定的关系。
    二、英雄时代神话传说反映了迈锡尼时代母系向父系过渡的历史
    公元前世纪,克里特文明衰落以后,希腊的政治中心转移到迈锡尼,迈锡尼文明兴起。古希腊史诗和大部分神话传说反映的就是这一时期的社会历史。在这些作品中,主人公都是半神的英雄,因此,这一时代被称为英雄时代。迈锡尼文明后期,希腊开始由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从希腊的神话传说和史诗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一历史演变的痕迹。
    从斯威布的《希腊的神话和传说》看,希腊的神话传说反映的是迈锡尼时代的社会历史。迈锡尼时代末期发生的特洛伊战争可以作为我们给希腊神话传说定位的参照系。[2] 在希腊神话传说中,篇幅较长、自成系列的是关于阿耳戈斯英雄、赫拉克勒斯、俄狄浦斯、忒修斯等人及其后代的传说。这些人物及其后代与特洛伊战争都有直接或间接的联系,借此可以确定他们的生存时代。
    据《希腊的神话和传说》和《伊利亚特》记载,阿耳戈斯英雄、赫拉克勒斯、俄狄浦斯、忒修斯的故事距特洛伊战争的时间很短。证据是:阿耳戈斯英雄的后代大都在特洛伊战争中出现。例如伊阿宋之子欧涅奥斯给阿伽门农运来了美酒,[6] 特拉蒙之子大埃阿斯,俄琉斯之子小埃阿斯,珀琉斯之子阿基琉斯,涅琉斯之子涅斯托耳,赫拉克勒斯的之子特勒波勒摩斯,海伦的兄长卡斯托耳、波吕丢克斯都参加了特洛伊战争。
    赫拉克勒斯的儿子特勒波勒摩斯、[6] 孙子斐狄波斯和安提福斯,[6] 赫拉克勒斯的朋友菲洛克特特斯,[6] 欧律斯透斯给赫拉克勒斯传信的使者科普琉斯之子佩里斐特斯都参加了特洛伊战争。
    俄狄浦斯去世后,其子波吕尼刻斯组织了一支同盟军进攻忒拜,与其弟弟厄忒俄克勒斯为争夺王权进行了一场战争。结果兄弟二人同归于尽,波吕尼刻斯一方战败。参加这场战争的有提丢斯、墨喀斯丢斯和卡帕纽斯。十年后,攻打忒拜城死难英雄的儿子们又组织了一次征讨,其中有提丢斯的之子狄奥墨得斯、墨基斯丢斯的之子欧律阿洛斯和卡帕纽斯之子斯特涅洛斯。[2] 后来,狄俄墨得斯、[6] 欧律阿洛斯[6] 和斯特涅洛斯[6] 都参加了特洛伊战争。
    忒修斯晚年为其政敌所反对,不得不离开雅典。他把他的儿子阿卡玛斯和得摩福翁交给欧波亚的厄勒斐诺耳。“忒修斯的两个儿子后来作为普通的战士随着厄勒斐诺耳从事于特洛伊战争。直到墨涅斯透斯死后,他们才回到雅典将王杖掌握在自己手中。”[2] 参加特洛伊战争的老英雄涅斯托尔说:“我曾经和那些比你们英勇的人交往,他们从来没有一次瞧不起我。那样的战士我没有再见过,也不会再看见到,如……埃勾斯之子提修斯,他们好似永生的天神。”[6]
    由此可见,赫拉克勒斯、俄狄浦斯、忒修斯的故事距特洛伊战争只有一代人的时间。
    斯威布的《希腊的神话和传说》还记载了时间较为为久远的英雄故事,如欧罗巴神话和卡德摩斯、达代罗斯的传说等。欧罗巴是克里特王弥诺斯的母亲,[2] 卡德摩斯是欧罗巴的兄长,达代罗斯曾为弥诺斯王建造迷宫,[2] 这些都与弥诺斯王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可以确定这些故事发生在克里特文明后期。除此之外,大多数神话传说,如珀耳修斯、坦塔罗斯、珀罗普斯、西绪福斯、柏勒洛丰、墨勒阿革洛斯、尼俄柏等人的故事都发生在迈锡尼时代的希腊半岛上。关于珀耳修斯的时代,可以从赫拉克勒斯的传说中看出。据赫拉克勒斯的传说记载,赫拉克勒斯的母亲是珀耳修斯的孙女,其后父是珀耳修斯的孙子,[2] 由此可知,赫拉克勒斯是珀耳修斯的曾孙辈人,赫拉克勒斯的儿子参加了特洛伊战争,那么珀耳修斯距特洛伊战争有4辈人的时间。关于坦塔罗斯和珀罗普斯的时代,《希腊的神话和传说》中有记载:特洛伊战争中希腊一方的统率阿伽门农的父亲是阿特柔斯,祖父是珀罗普斯,曾祖是坦塔罗斯,[2] 所以可以推知,珀罗普斯和坦塔罗斯距特洛伊战争有2、3代人的时间。关于西绪福斯和柏勒洛丰的时代,《希腊的神话和传说》和《伊利亚特》中有相同的记载:西绪福斯是柏勒洛丰的父亲,柏勒洛丰的儿子希波洛科斯生子格劳库斯,柏勒洛丰的女儿拉俄达弥亚生子萨耳珀冬,格劳库斯和萨耳珀冬参加了特洛伊战争[2][6],因此,西绪福斯和柏勒洛丰距特洛伊战争的时间也是2、3代人。墨勒阿革洛斯是俄伊纽斯之子、狄俄墨得斯的叔父,距特洛伊战争只有1代人。[2][6] 尼俄柏是坦塔罗斯的女儿,距特洛伊战争2代人。[2] 可见,在希腊英雄传说中,大部分人距特洛伊战争不超过4代人,如果一代人以30年计算的话,大部分人生活在特洛伊战争发生前的100多年的时间里。因此可以说,希腊的英雄传说大多数发生在迈锡尼时代。
    从地域上说,希腊神话传说主要与希腊半岛上的忒拜、雅典、阿耳戈斯、迈锡尼、小亚细亚的吕狄亚、特洛伊有关。因此可以说,希腊的神话传说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迈锡尼时期的社会历史。
    迈锡尼时代,希腊社会处于由母系社会向父系过渡时期,一部分神话传说带有母系社会的特征。其重要标志是一些女子以神祇为夫,一些英雄有以神祇为父。例如欧罗巴、伊俄以宙斯为夫,法厄同以阿波罗为父,坦塔罗斯、萨耳珀冬以宙斯为父等。还有一些英雄有两个父亲,一个是神祇,一个是凡人。例如珀耳修斯是其母亲达那厄与宙斯所生,其后父是波吕得克忒斯;[2] 伊翁是其母亲克瑞乌萨与阿波罗所生,其义父是克苏托斯;[2] 赫拉克勒斯是其母亲阿尔克墨涅与宙斯所生,其后父是安菲特律翁;[2] 海伦、卡斯托耳、波吕丢刻斯是其母亲勒达与宙斯所生,其后父是斯巴达国王廷达瑞俄斯。[2] 在《伊利亚特》中,也有这样的例子:
    第一队由铠甲闪亮的墨涅斯提奥斯指挥,从宙斯得到水流的斯佩尔赫奥斯的儿子,凡女与神明结合,佩琉斯的美丽的女儿,波吕多拉为奔流的斯佩尔赫奥斯所生,佩里埃瑞斯之子波罗斯给了他父名,他带来许多礼物,与波吕多拉正式成婚。[6]
    第二队由战神般勇敢的欧多罗斯指挥,他由费拉斯的女儿、婷婷善歌舞的处女波吕墨拉所生,弑阿耳戈斯的大神在好呼喊的金箭女神阿尔特弥斯的歌舞队载歌载舞表演时对她一见情深,好助人的赫耳墨斯随后潜进姑娘的卧室,躺进了姑娘的怀抱,波吕墨拉为他生了漂亮的儿子欧多罗斯,善跑步又善作战。在助产女神埃勒提埃帮助孩子降到人世,欧多罗斯见到光明以后,强大的阿克托儿之子埃克克勒埃斯把波吕墨拉娶回家,送来无数礼物,孩子由老人费拉斯精心抚养,一片宠爱,就像对待自己亲的儿子。[6]
    住在阿斯普勒冬和奥尔科墨诺斯的弥尼埃奥斯人,由战神之子阿斯卡拉福斯和伊阿尔墨诺斯率领,他们是含羞的少女阿斯提奥克在阿泽斯之子阿克托尔的宫中给强大的阿瑞斯所生,战神登上闺阁,同她偷偷地来往,他们乘坐三十艘空心船来到特洛亚。[6]
    应该说,这种以神祇为父的现象在迈锡尼时代是很普遍的。马克思说:“每个氏族都起源于一个神,而部落首长的氏族则起源于一个‘更显赫’的神,在这里就是起源于宙斯。甚至非自由民,如牧猪人优玛士以及其他人,都是‘神的’。”[7] 笔者认为,这些神话传说往往与母系社会有关。
    在母系社会中,其婚姻制度先后经历了群婚和对偶婚两个阶段。在群婚阶段,每个社会成员都是有母无父。到了对偶婚阶段,青年男女有了比较固定的配偶,他们所生的子女虽然仍然属于女方氏族,但是其父亲的身份逐渐得到确认。这时候,他们的子女被认为是女方氏族图腾神或保护神所生,同时也认为是其母亲的配偶所生。因此,母系社会的英雄往往两个父亲,一个是神祇,一个是凡人。可见,在神话传说中,以神祇为父的时代就是母系时代,一个英雄有两个父亲的时代是母系社会对偶婚盛行的时代。
    在希腊英雄传说中,忒修斯的故事为我们展示了两父现象的母系社会性质。忒修斯的外祖父庇透斯相信神谕:其女儿埃特拉不会得到一个公开的美满婚姻,但将生出一个有名望的儿子。于是他就让女儿与已有妻室的雅典王埃勾斯秘密结婚,生下忒修斯,庇透斯为忒修斯制造流言,说他是这城的保护神波塞冬所生。[2]
    从这里可以看出,埃特拉与埃勾斯是对偶婚,二人只是在一定时期内结合在一起,忒修斯出生后,不是由其父亲而是由其母亲和外祖父养大,在名义上以特洛曾的保护神波塞冬为父。这则传说向我们透露出两父现象的实质:这是母系社会对偶婚的表现。母系社会的对偶婚与父系社会的一夫一妻的区别在于子女最后落在男家还是女家。
    以上现象说明,古希腊神话传说中存在着母系社会的历史痕迹。这种现象一直延续到特洛伊战争时期还存在,海伦兄妹就是一例。由此可以断定,直到特洛伊战争时期,希腊由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的过渡还没有彻底完成。
    从荷马史诗看,迈锡尼时代后期,掠夺战争愈演愈烈。在战争中,氏族和部落首领掠夺到大量的财富和和奴隶,社会财富越来越集中到氏族和部落首领手中。他们为了把财产留在本家族内,便采取掠夺、购买、聘娶等方式,把外族妇女及其所生子女留在家内,从而改变了社会的婚姻制度,母系社会就逐渐转变成父系社会。在特洛伊战争中,英雄们一出场就自报家门,父亲是谁、祖父是谁,祖先神是谁。这说明在迈锡尼时代后期,人们对父系系谱和父子关系的重视超过了母系系谱和母子关系。这是希腊社会由母系向父系过渡的重要标志。从《伊利亚特》看,聘娶开始成为重要的婚姻形式。这一点从阿伽门农和阿基琉斯言论中可以看出。阿伽门农派使者向阿基琉斯传话:“在我的建筑精美的大厅里有三个女儿:克律索斯弥斯、拉奥狄克、伊菲阿娜萨,让他把他中意的一个带到佩琉斯的家里,不必送聘礼,我还要给她许多嫁妆,没有人给过他的女儿那么多东西。”[6] 阿基琉斯拒绝与阿伽门农和解,他说:“要是众神保全我的性命,我回到家里,佩琉斯会为我寻找个妻子。赫拉斯、佛提亚有许多阿开奥斯少女,他们都是保卫城市的首领的女儿,我愿意选中谁,就把谁作为亲爱的妻子,我的高贵的灵魂时常驱使我从那里娶一个合法的妻子、一个合适的助手,尽情享受老人佩琉斯获得的财富。”[6] 由此可见,特洛伊战争时期,聘娶制婚姻已经兴起了。
    《伊利亚特》中还记载不少参加特洛伊战争的英雄的系谱,从这些系谱可以看出,从这些英雄往上追溯,大多在两三代之内就能够追溯到神祇。由此可见,迈锡尼文明后期,希腊社会开始由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转变。这种新的社会关系还在神话传说和史诗中表现出来。
    父系时代的社会关系的一个表现是:丈夫偷情、妻子吃醋。例如,宙斯有自己的妻子赫拉,但还是到处拈花惹草。在《希腊的神话和传说》一书中,有《伊俄》、《欧罗巴》两篇神话,叙述了宙斯如何背着赫拉追逐伊俄、占有欧罗巴。赫拉对丈夫的行为非常愤恨,但对丈夫无可奈何,只好迁怒于受害女子。这样的夫妻关系是父系社会的产物。在母系社会,无论是群婚还是对偶婚,男女双方的离散都是比较自由的。女子居住在自己的家里,可以很自由地选择自己的配偶,如果她对自己的配偶不满意,可以很容易地找一个理由把他赶走。青年男子也可以找自己喜欢的对象,用不着偷偷摸摸。在父系社会,男子把妻子娶到家里,妻子的行为受到丈夫的严格控制,丈夫决不容许她另有私情。但是丈夫在外面偷情,妻子却管不了。因此,欧罗巴、伊俄神话演绎的是父系时代的社会关系。
    父系时代的社会关系的一个表现是:丈夫与妻子地位不平等。例如,宙斯和赫拉在家庭中的地位就不平等,宙斯居于支配地位。在两位神祇发生矛盾时,让步的总是赫拉。为了使赫拉让步,宙斯常常以暴力相威胁,甚至诉诸武力。在《伊利亚特》中,宙斯这样呵斥赫拉:
    “好女神,你认为我逃不出你的注意,可是你不能完全办到,反而使我的心更远些,那对你是不利。如果事情真是那样,那是我所喜欢。你且安静地坐下来,听听我说些什么,免得奥林波斯的天神无力阻挡我前来,当我对你伸出这两只无敌大手时。”他这样说,牛眼睛的可敬的赫拉惊恐。她默默无言坐下来,压住自己的心跳。[6]
    “赫拉,坏东西,这又是你的恶毒诡计,使神样的赫克托尔停战,使特洛亚人溃退。只是不知道,我要是为此用霹雳打击你,你是不是第一个品尝搞阴谋的恶果。或者你忘了我一次怎样把你吊起来,把两个铁砧挂在你脚上,手上捆了根永远挣不断的金链子?你吊在太空和云气里,众神来到高耸的奥林波斯,心中气愤,又不敢上前解脱,因为谁敢,我就会抓住他的腿,把他抛出宫外,让他晕乎乎落地。”[6]
    由此可见,宙斯的夫妻关系是不平等的,这已经是父系社会中的夫妻关系了。
    《神谱》中还记载了宙斯生育雅典娜的神话,反映了父系社会父母与儿女的关系:
    诸神之王宙斯首先娶墨提斯为妻,她是神灵和凡人中最聪明的人。在她就要生产明眸女神雅典娜时,根据星光灿烂的乌兰诺斯和该亚的忠告,宙斯花言巧语地骗过了她,将她吞进了自己的肚里。他们之所以建议宙斯这样做,是为了不让别的神灵代替宙斯取得永生神灵中的王位;因为墨提斯注定会生下几个绝顶聪明的孩子,第一个是明眸少女特里托革尼亚,她在力量和智慧两方面都与她的父王相等。但这之后,墨提斯将生一位傲岸的儿子做众神和人类之王。然而,宙斯抢先把她吞进了自己肚里,让这位女神可以替他出主意,逢凶化吉。……人类和众神之父在特里托河岸上从自己的头脑里生出了这个女儿。[1]
    宙斯从头颅中生出雅典娜的神话,还出现于斯威布所著的《希腊的神话和传说》一书《坦塔罗斯家的最后一代》中。雅典娜女神负责审判俄瑞斯忒斯杀母一案,她投票赞成无罪释放俄瑞斯忒斯,她的理由是:“我不是母亲所生的人,我是从父亲宙斯的头里跳出来的,因此,我维护男人的权力。”[2] 这一神话包含的信息是:迈锡尼文明末期,父权已经大于母权,父亲与其儿女关系的重要性超过了母亲,希腊社会已经过渡到父系社会了。
    综上所述,从流传到现在的神话和传说看,古希腊社会经历了神祇和英雄两个时代。神祇时代大体相当于克里特文明时代,其神话反映的是母系时代的社会历史;英雄时代大体相当于迈锡尼文明时代,其神话传说反映了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时期的历史。
    神祇时代与英雄时代的区别就在于:神话中的神祇时代反映的是母系社会的历史,英雄时代反映的是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时期的历史。 


(责任编辑:陈德正)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链接
发表评论
最新导读 特别推荐 热门点击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