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论著选刊 > 埃及,向死而生

埃及,向死而生

作者:尉陈 | AT 2008/02/22 15:47 | 来源:红袖添香 | 点击:
页面功能: 字号: | 复制本页地址 | 收藏本页 | 关闭
  古埃及,通常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文明,它地处非洲东北部,与亚洲西南角的西奈半岛相跨,又隔着地中海与南欧相望。贯穿全境的尼罗河孕育了古埃及的文明,埃及(Egypt),原意即为“尼罗河的礼物”,早在公元前4000年,也就是距今6000多年前,在非洲东北部的尼罗河下游三角洲就已经形成了古老的埃及王国。尼罗河可称为人类文明最早的母亲河。
  古埃及的国王称为“法老”,该词原意为“住在大房子里的人”,法老权力很大,他们头戴红冠,以蛇为保护神,蜜蜂为国徽,这便是所谓的下埃及。
  后来在尼罗河的上游又形成了一个国家,称上埃及,上埃及的法老头戴白冠,以鹰为保护神,百合花为国徽。公元前3000年左右,亦即距今5000年前,上埃及国王美尼斯(纳尔美)攻占了下埃及,埃及统一。
  古埃及的历史分期大致是这样:公元前3100年至公元前2686年为早王朝时期;公元前2686年至公元前2181年之间为古王国时期,建筑以金字塔为主;在公元前2181年至公元前16世纪之间为中王国时期,建筑以石窟陵墓为主;公元前16世纪至公元前11世纪为新王国时期,建筑以阿蒙神庙与国王宫殿为主。
  建筑往往是一种宗教观念的体现,这在古埃及尤为突出。希腊历史学家卡洛斯说,埃及人把住宅仅仅看作是旅舍,而把坟墓看作永久性的住宅。埃及人真可谓是“向死而生”,他们把死亡看得比生命更重要,把来世看得比今生更重要,活着的一切作为都是在为死亡做准备。他们认为人死之后灵魂是不灭的,但尸体仍是灵魂存在的基础,因此要把尸体精心制作成不腐烂的木乃伊保护好,以期3000年后在极乐世界里复活永生,而事实证明,法老(古王国时期)的陵墓——金字塔,这种巨大的四方锥形的建筑物,对保护尸体也的确十分有效;据说又有观点认为,把有机物放在金字塔的重心处也能经久不腐……这种种说法使得原本就不乏神秘色彩的古埃及金字塔变得更加神秘了。至今有人认为金字塔是所谓外星人建造的,依据是在远古时代人类不可能有如此高水准的测量学、天文学、历法学、建筑学等诸多方面的知识与技能;还有部分中国学者据说是通过对《山海经》的研究考证,提出古埃及金字塔是中国人建造的,是用石头搭建起来的《易经》,是中国古代哲学经典《易经》的埃及建筑版,这大概与韩国人声称孔子家族来源于朝鲜半岛是一样的心理动机,这种治学态度是不可取的。
  金字塔是古王国时期埃及法老的陵墓,是一个底部为正方形的巨大实体,因其形体呈四角尖锥状,与汉字中的“金”字相似,故中国习惯上称之为金字塔。由于埃及人对于尼罗河有一种特殊的崇拜,他们便依据太阳从东方升起、从西方落下而断定日落之处为亡灵之城,所以金字塔都建于尼罗河的西岸。
  这种稳定而高高的隆起于地面的巨大形体,给人的视觉效果首先是一种崇高性,到后来也渐渐成了一种永恒的象征。1982年,法国卢浮宫翻修的时候,即邀请美国著名华裔建筑师贝聿铭先生在入口处广场那儿设计了一个巨大的玻璃金字塔,因材质是玻璃的,从而既满足了地下室的采光问题,而且又不阻碍游人的视线,使得整个空间既丰富了层次感又显得空灵通透,同时也让金字塔这个古代文化符号彰显出一些现代感和工业文明的气息来;而从意象上,则通过金字塔这种古老的形式,传达出一种完美和永恒的意味。
  当然,像美国小说家丹.布朗在其《达.芬奇密码》中所描写的那样,认为这个玻璃金字塔是在暗示着基督教传说中的圣杯的形象,那也不是不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千个读者心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大家务必记住这一点——一个真正成功的艺术作品的魅力之一,就在于它拥有丰富的和不确定的诸多种内涵,具备多义性,可以供人们作多种解释与联想,或者说供人不断地去误解、误读。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任何一种解读都是误读。而能不断地被人误读则是艺术作品成功的标志之一。
  埃及最著名的金字塔是“吉萨金字塔群”,坐落在开罗附近的吉萨,它们是古王国第四王朝时期的胡夫、哈夫拉、门考拉祖孙三代法老的陵墓。其中胡夫金字塔最高,称为大金字塔,被誉为“古代世界七大奇观之一”,塔高146.5米,基座四边各长233米,正对着东南西北四方,是一座四方尖锥形的庞然大物,大约由230万块平均每块重达2.5吨的巨石砌筑而成;
  哈夫拉金字塔高143.5米,塔基四边长215.5米,举世闻名的大斯芬克斯(即狮身人面像)即位于塔边下庙的西北方;
  门考拉金字塔高66.5米,底边各长108.5米,规模较小。
  除了金字塔之外,埃及最著名的建筑当属太阳神庙,古埃及人信奉原始的泛神拜物教,高山、大漠、长河、空气……都是其崇拜对象,其中地位最高的是太阳神,所以神庙中以太阳神庙居多,太阳神庙又称阿蒙神庙。
  古埃及奉行政教合一体制,法老同时担任大祭司,政权、神权集于一身,于是神庙建筑遍布埃及各地,占地面积在一个时期内居然占到了国土面积的六分之一。古埃及最大的阿蒙神庙是底比斯的卡纳克阿蒙神庙和卢克索阿蒙神庙。卡纳克阿蒙神庙的建造时间很长,它大约始建于公元前2133年~前1786年的中王国时期,一直扩建到公元前后希腊人统治埃及的托勒密王朝时期,前后共修建了2000年之久,最终形成一片约25万平方米的巨大的综合建筑群,为世界宗教建筑之最。一再增修扩建的阿蒙神庙到新王国时期终于成为可以和古王国的金字塔相媲美的宏大建筑工程。整幢建筑以主神殿内密密麻麻排列着的134根粗壮大石柱而著称,其中中央通道两旁的12根带有伞形纸草花柱头的大柱,高达23米,每根柱子的直径约3.5米,堪称世界之最。杰克.特里希德指出:“在古代世界,柱子的象征意义极为重要,它代表着神的力量和权威,也代表着生命力”,由柱子构成的神庙是最重要的宗教空间,所以柱子几乎成了古埃及神庙建筑的代表性构件,而后来欧洲诸地也多用柱子来象征国家。
  在古埃及,与崇拜神灵的宗教建筑相比,人的居所是微不足道的,但我们在前文提到过,古埃及是一个政教合一的社会,宗教领袖(祭司)与政治领袖(法老)是同一个人,所以到后来,国王的权力便越来越大,法老甚至开始代行神的权威。到了新王国时期,随着城市化的发展,中央集权进一步强化,法老已不再满足于一般的府邸,而开始为自己修建宫殿,甚至是神庙,卡宏城的宫殿便已与太阳神庙相结合,最典型的例子是晚期建筑拉布辛波大庙,太阳神庙与法老陵墓相结合,庙的门前凿有四座高达20米的巨石像,四个都是国王拉美西斯二世自己的形象。
  漫长的世界历史告诉了我们一个基本常识:当人们把领袖人物当成神来崇拜、开始造神运动的时候,灾难就不远了。
  古埃及人过了两千多年的独立生活后,在中王国时期,一个被称为“希克索斯人”的阿拉伯野蛮部落攻占了埃及,并在埃及进行了500多年的殖民统治。
  大家知道,尼罗河畔的古代埃及堪称当时世界上最肥沃、最富饶的一片土地,吸引了很多其他民族的人来此地求生存谋发展,尤其是那些逐水草而居、需要不断寻找新的牧场的游牧民族。其中一支来自幼发拉底河河口吾珥地区的名叫“希伯来人”(意即“从河那边来的人”)的弱小而卑微的牧羊人部落,不断遭到西亚巴比伦王国政府的驱逐,被逼无奈,只好作别故土,举族迁徙,想寻找到一小块尚无人占领的土地来做自己的牧场。
  这支希伯来牧羊人部落,有的同学可能知道,也被称为“以色列人”,他们浪迹四方,经过多年含辛茹苦的漂泊,终于在古埃及找到了一块栖身之地。在《创世记》中,这件事情是这样记载的:
  自从人类的始祖亚当犯罪堕落之初,上帝就预定了对人类的救赎计划。为了实现这一计划,上帝必须先得找一些忠于上帝并愿与之合作的人,然后以此为基点将上帝的救恩普及全世界。为此,上帝拣选了一个家族。约在公元前十九世纪,上帝首先拣选了亚伯拉罕。他的长处是对上帝的话深信不疑,坚决奉行,因此被称为“信心之父”。
  亚伯拉罕原籍在迦勒底的吾珥(今伊拉克境内),那是一个充满偶像崇拜的地区,所以上帝呼召他离开本土,前往迦南地(今巴勒斯坦一带)。上帝立约应许将该地赐给他的后代为产业,并说“万国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
  后来亚伯拉罕生以实玛利和以撒,以实玛利即后来阿拉伯人的祖先,上帝拣选了以撒。
  以撒生以扫和雅各,上帝拣选了雅各。雅各又名以色列,所以雅各的后人就称为以色列人。
  上帝向以撒和雅各父子重申了其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雅各晚年全家因饥荒从迦南逃荒到埃及,在埃及寄居了四百三十年,成为一支二百万人口的大族,称希伯来人。
  如前所述,当接纳他们的这个国家——古埃及被希克索斯侵略者占领时,据说这些希伯来人却在第一时间表态对外国侵略者希克索斯人效忠,并与之合作,充当新主人的公务员和税吏,从而保留了他们在埃及的牧场。
  公元前1700年之后不久,埃及人开始起义,他们在自己的国王亚希西斯的领导下,推翻了希克索斯人的异族统治,把希克索斯人悉数撵出了尼罗河谷,古埃及光复。
  当然,这使得希伯来人、也就是以色列人的处境变得非常尴尬。因为他们曾经是外国侵略者希克索斯人的朋友,他们的一位先祖约瑟甚至担当过希克索斯王朝的首相。
  果然,从此以色列人就大祸临头了。他们被贬为最卑贱的奴隶,被迫由埃及士兵看守着强服各种劳役:开荒种地、和泥制砖、为法老修建仓城、神庙和宫殿,生活苦不堪言。《出埃及记》中对此也有记载,称埃及人因记恨而残酷地奴役以色列人。尽管如此,希伯来人却仍然繁衍不绝,人丁兴旺,甚至有赶超埃及人口之势,这更引起了埃及人的恐慌和嫉恨,大家就奏请法老把这希伯来人统统除掉。
  法老想了一个办法,他下令杀死所有以色列人的新生男婴。这是灭绝一个民族的最好的办法。
  这时有一对年轻的以色列夫妇,男的叫安澜,女的叫约姬,他们不合时宜地生下了一个小男孩。母亲爱子心切,不忍溺杀,就将儿子悄悄地藏了起来。过了三个月实在是藏不下去了,她把儿子抱到了尼罗河边,用纸草编了个篮子,周围涂上柏油以防水,将孩子放进篮子里,搁在了尼罗河的芦苇丛中,任他凭自己的造化去放任自流了。
  恰巧法老的女儿下河洗澡,发现芦苇丛中漂来一只篮子,就唤宫女去取来。打开一看竟是个漂亮的婴儿,还呱呱啼叫,遂动了恻隐之心,决定收他为养子,取名摩西,意为“从水中捞出来的孩子”。
  这个孩子的传奇的一生就此拉开了帷幕,一个民族也从此改变了命运。
  公主对育儿常识一无所知,便命宫女去请个保姆。
  婴儿有个姐姐,名叫米莲,一直躲在不远处窥视。这时就走上前来对公主说,她知道有个保姆正适合这么大的婴儿。
  她飞跑回家带来了自己的母亲约姬。
  这样,至少有一个以色列男孩逃脱了大屠杀,而且在亲生母亲隐姓埋名的精心呵护下成长了起来,并受到了埃及王公贵族式的教育。
  这是古代神话和英雄史诗中屡见不鲜的“杀婴/漂水/领养”的母体模式。而在《出埃及记》中的描写却别具深意:原来,摩西母亲的纸草“篮子”跟《创世记》中挪亚避洪水的“方舟”是同一词汇,象征着上帝的“救赎之手”,而我们也应该知道,由于尼罗河两岸缺少良好的木材,最初古埃及人建造房屋也是采用这种纸草和上棕榈木、芦苇与土坯,结构方式是梁、柱和承重墙相结合。
  转眼摩西长大成人,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一次为救他的希伯来同胞而怒杀埃及监工,逃亡到米甸,又路见不平挺身而出,保护了七个牧羊女——米甸祭司叶特罗的千金小姐。祭司喜欢摩西,将他招为女婿。一日,摩西赶着岳父的羊群来到荒野里的西奈山,忽见一丛荆棘起火,烈焰中有个声音在喊他。原来上帝拣选他做了先知,命他回埃及带领以色列人挣脱法老的奴役。摩西历经万苦千辛,率他的以色列同胞们摆脱了异邦的奴役,前往上帝应许给他们祖先的土地——迦南。在途径西奈旷野时,上帝借摩西与以色列人立约,拣选以色列民族成为他的“选民”,为他们制定了以“十诫”为核心的全备律例和典章。十诫的第一条便是“我耶和华是你们的上帝,除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第二条便是“不可拜偶像”,此外还有“要孝敬父母”“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作伪证陷害人”“不可贪恋他人财产”等等,奠定了人类道德律的基础,而且大大推动了人类法律的发展,几千年来人类“是非对错”的准则即由此衍生。希伯来人也由此恢复了他们的祖先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等对上帝的信仰,成为世界民族之林中第一个信仰一神教的民族——犹太教,也即后来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源头。
  古人认为,希伯来语《圣经》(亦即《圣经.旧约》)的开头五篇就是摩西写下传世的,所以被称为《摩西五经》,希伯来传统奉其为“上帝之法”,解作泛义的言行规范、信念与礼仪的教导。几千年来,它先后接受了世界三大宗教即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阐释,至今仍指导、约束着世界各地不同社会不同文化的很大一部分人口的思想和行为,给人们带来了生活的希望、尊严与意义,做辨别是非善恶、民族认同乃至划分异教异端的社会标准,是人类有史以来生命力最强最久的一部“法典”,而摩西则是希伯来民族历史上最伟大的先知,他所领导的“走出埃及”开创了人类矢志不移追求自由的伟大先河。
  大约从公元前1000年开始,古埃及这个奴隶制大国渐渐地衰落了下去,它屡遭西亚地区的几个强大国家的侵袭,连年战争,最后终于被征服了。那尼罗河畔的大金字塔,仿佛隐退到历史深处去了的一位老者,繁华阅尽、宠辱不惊,冷眼旁观着世间的沧桑变幻,从此无动于衷…… 
 

(责任编辑:陈德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链接
发表评论
最新导读 特别推荐 热门点击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