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论著选刊 > 《奥古斯都功德碑》译注

《奥古斯都功德碑》译注

作者:张楠 张强 | AT 2009/03/28 18:19 | 来源:古代文明 | 点击:
页面功能: 字号: | 复制本页地址 | 收藏本页 | 关闭

(如需引用,请以纸版原文为准!)

 

 

 

  要:《奥古斯都功德碑》为罗马元首制创立者奥古斯都生前留下的自述,所及内容包括政治、军事、经济等领域,是研究罗马共和与帝制转型期极为珍贵的第一手资料。该碑自发现以来,国外学界已有多种校勘本问世。兹特综合各家校勘,从古典语文译该铭文,并根据最新研究成果予以注释,为国内古典学研究提供较为可靠的文本。

关键词:奥古斯都 安齐拉铭文译注

 

据罗马史家苏埃托尼乌斯记载(Suet., Aug. 101),奥古斯都曾将自己的一生所为(Res Gestae)撰述成文。在其亡故后,该文连同其遗嘱和其他两份文件由维斯塔贞尼在元老院当众拆封并宣读。奥古斯都的继承者提比略遵其遗愿,嘱人用铜柱铭刻该文并立于奥古斯都陵寝的入口处。后来,帝国诸省纷纷传抄这一碑文,并在当地供奉罗马女神或奥古斯都的祠庙中勒石刊布,向天下昭示其功业。

该铭文现存摹刻均源自罗马治下的伽拉提亚(Galatia)行省,计有1555奥地利的亚洲特使博伊斯毕克(Buysbecche)在安齐拉一座祠庙内发现的拉丁—希腊铭刻,学界称之为“安齐拉铭文”(Monumentum Ancyranum);在阿波罗城遗址出土的希腊文残刻;以1914W. M. 拉姆齐在古代安条克城一座凯旋门遗址中发现的拉丁文残刻。其中,安齐拉铭文保存得最为完好,其余均为残篇,仅可作为安齐拉铭文中某段或某句的佐证。故此,“奥古斯都功德碑”(Res Gestae Divi Augusti)一般指“安齐拉铭文”。安齐拉铭文拉丁文部分分别刻于祠庙门廊两侧内壁6块大理石上,左右各3块,高约2.70,宽约4。行文始自左壁,顶部为序言,以下正文每块壁石各46行;右侧3块壁石各有正文54行。相应的希腊文铭文因刻在祠庙外墙壁上,缺失较多。

奥古斯都自撰的正文35节,成文时间无法确定。据其内容推测,初稿大概在公元前2年完成,之后又增加了一些内容。不过具体始撰于何年、后来又做过哪些补充,我们无法妄下定论,谨就相关细节问题在注释中做出相应的说明。可以肯定的是,该文是奥古斯都经长期考虑和修改后完成的。他表面上使用平实简明的语言罗列历史事件,却通过叙述他自己与国家和罗马人民之间的关系彰显了他自己对国家和人民的贡献,宣扬了自己的功绩德行,使世人明了他因这些功德所掌握的最高权力是元老院和罗马人民的赠予,是合法的。虽说其叙述中难免有不实夸张之处,但无论是作为奥古斯都的政治遗嘱,还是他对自己一生的辩护,或是所谓的墓志铭,这篇碑文都是古代世界留传下来的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

自安齐拉铭文发现以来,许多古典学者对它以及相关铭文进行了大量的抄录、整理和校订工作。乔治·佩罗特(Georges Perrot)和埃蒙德·纪尧姆(Edmund Guillaume)将安齐拉铭文的全部拉丁文本和他们所能见到的希腊文本抄录下来,提供了第一个较为完整、可信的安齐拉铭文的抄录本,《拉丁铭文集成》中收录的版本即以他们的抄录本为基础。1882卡尔·休曼(Carl Humann)受柏林科学院(Berlin Academy)委派,到安卡拉取回该处全部铭文的拓本。1883年,蒙森人以此为底本并参考阿波罗城的希腊文残刻,出版了“奥古斯都功德碑”的校勘本。此后,随着安条克城拉丁文残刻的出土,又有许多学者对“奥古斯都功德碑”做进一步的校订、翻译和注释等工作,但在补遗的问题上还存在许多争议。

国内的相关专题研究有李雅书先生在商务印书馆1985年版《世界史资料丛刊·罗马帝国时期(上册)根据N. 刘易斯和M. 来因霍德主编的《罗马文明》第二卷的英译本(919)所做的中文译注。另有王以铸先生在其所译的英人特威兹穆尔于19883月出版的奥古斯都》一书中的“附录一”译注出的“圣奥古斯都行述”。本译文系根据《拉丁铭文集成》中的校勘本译出。译文方括号中的内容为校勘者所加,符号“”意为碑刻中的阙文。注释除蒙森、《洛布古典丛书》中的希普雷本以及《罗马研究》杂志中所见的相关研究外,其余为汉译者所加。

 

兹将竖立于罗马城两根铜柱上镌刻的神圣奥古斯都的功德[1]——他因此将整个世界置于罗马人民的治下——与他给国家和罗马人民的付出迻录如次。[2]

[1]   原文句首“Rerum gestarum”与后面的“inpensarum”(付出)一词同为属格复数形式,修饰“exemplar”(副本)一词。据校勘者分析,它们在原刻中应为主格形式(即“Res gestae”和“impensae”);由于安齐拉铭文是摹刻本,故增添“副本”一词作为主语,原主语改为属格形式修饰“副本”。蒙森在校勘时将“Rerum gestarum”转为主格形式,连同后面的修饰词“divi Augusti”一起作为该铭文的标题(即“Res gestae divi Augusti”),此说为后人所接受。本文亦采此说,并译为“奥古斯都功德碑”。另外,正文中的序号系校勘者根据铭文中的分段标识所加。

[2]   校勘者普遍认为,这段序言并非奥古斯都所写,可能是提比略嘱人竖立铜表前所加,后来各行省的摹刻本便依罗马原刻抄录下来。

 

1. 十九岁时,[1] 我用私人财产自行组建军队,[2] 并用它恢复了为派系势力主宰的共和国的自由。[3] 因此,在盖尤斯·庞萨和阿乌鲁斯·希尔提乌斯任执政官时,[4] 元老院通过嘉奖令选我为其成员,同时使我拥有同于执政官的发言权,并授予我最高指挥权[5]。元老院命我为代大法官,与执政官一起防范国家遭受任何危险之事。同年,由于两位执政官阵亡,人民又选我为执政官[6]和掌管国务的三人[7]之一。

[1] 即公元前44年。

[2] 屋大维招募的是凯撒的老兵。

[3] 指公元前43年屋大维与元老院联合反对安东尼,后者在穆提那战役中战败。

[4] 公元前43年。

[5] 原文“imperium”指的是统领军队的合法权力。

[6] 公元前438,屋大维率军从山南高卢出发胁迫元老院任命其为执政官,同僚为昆图斯·佩狄乌斯。

[7] 即所谓的“后三头”。屋大维、安东尼和雷必达三人在波诺尼亚达成妥协,并武装进入罗马城,迫使保民官普布里乌斯·提提乌斯召集部落大会通过法令任命他们为行使执政官权的三人执政。

 

2. 依法律裁决,[1] 我将那些刺杀我父亲[2] 的人放逐域外,以惩其罪;之后他们向共和国开战,我两次于阵前击败他们。[3]

[1] 屋大维与昆图斯·佩狄乌斯出任执政官后,通过了佩狄亚法(Lex Pedia)。该法令规定建立法庭审判刺杀凯撒的凶手,为屋大维讨伐布鲁图斯和卡西乌斯披上了合法外衣。

[2] 系指屋大维的养父尤利乌斯·凯撒。

[3] 指公元前42的两次腓力比战役,卡西乌斯和布鲁图斯先后战败自杀。

 

3 我在全世界[1]的陆地和海域进行内外战争,作为胜者,我宽免了所有请求饶恕[2]的公民。对那些可以被宽恕而无害的外族,我宁愿保护而不翦灭他们。大约五十万罗马公民向我宣誓效忠;我将其中服役期满的三十余万人送到殖民城或遣回其自己的城镇,并为所有这些人分配土地或支付钱款作为服役的薪酬。如将那些小于三列桨战船的船只除外,我俘获了六百艘战船。[3]

[1] 此处指当时罗马人所知的全部区域。

[2] 原文此处缺失,蒙森根据残留下的后两字母“-us”补为“(superstitib)us”,意为“活下来的”。迪耶尔本(Ernst Diehl, Res Gestae Divi Augusti. 1918, 3rd ed., Bonn)此处的补遗为“(veniam petentib)us”;希普雷(Shipley, F. W., Velleius Paterculus: Compendium of Roman History; Res Gestae Divi Augusti. 1955,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London.)采用了迪耶尔的观点。本文采用的也是迪耶尔的观点。

[3] 主要是在与塞克斯图斯·庞培进行的米莱海战(App., 5. 108.)和瑙珞库斯海战(App., 5. 118-121.)以及同安东尼进行的亚克兴战役(Plut., Vit. Ant. 68. 1)中获得的。

 

4. 我举行过两次小凯旋式,三次大凯旋式,[1]并曾二十一次被敬称为“最高统帅”[2]。尽管元老院为我颁令了更多的凯旋式,但我置之未理。我将权杖上的月桂花环献给卡皮托尔神庙以践行我在每场战争中所立下的誓言。[3]为了那些由我或在我护佑下的副将在陆地和海上成功完成的事业,元老院曾五十五次下令应向不朽之神献祭。实际上,据元老院令进行的献祭达八百九十天。在我的凯旋式上,曾有九个王或王子被引领在我的战车前。到我撰述这些时,我十三次出任执政官,并已拥有三十七年的保民官权。[4]

[1]   参见苏埃托尼乌斯(Suet., Aug. 22)。两次小凯旋式指公元40年腓力比凯旋式和公元前361133日的西西里凯旋式。三次大凯旋式是指公元前298131415日三天连续举行的屋大维在达尔马提亚(公元前34年)、亚克兴(公元前30年)和亚历山大城(公元前30年)三地得胜后的凯旋式。小凯旋式中统帅徒步或骑马进入罗马城,大凯旋式(curulis triumphus)中则乘驷车(curulis)入城。

[2] 文是“Imperator”。此处应是该词的原义,即“被授予了最高军事指挥权(imperium)的人”。在共和国末期常用作士兵对取胜的将领宣誓效忠或举行大型活动时的称呼,有时也由元老院授予。后来,奥古斯都拥有的指挥权(imperium)的内涵有所扩大(不仅指军事指挥权,还延伸到政治统治的各个方面,有最高统治权之意),所以帝国时期各元首所拥有的“imperator”称号一般译为“皇帝”。

[3] 共和国时期,执政官或大法官(praetor)出征前都要到卡皮托尔神庙献祭并立誓取胜。获胜的军队称其将领为最高统帅(imperator),并用月桂花环装饰其权杖;将领凯旋进城后把月桂花环送到卡皮托尔神庙以谢神佑。

[4] 奥古斯都在公元前2年第13次(也是最后一次)出
(责任编辑:陈德正)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相关链接
发表评论
最新导读 特别推荐 热门点击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