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史料选登 > 杨炽译《汉穆拉比法典》

杨炽译《汉穆拉比法典》

作者:杨炽译,韩薛兵李佳录 | AT 2014/10/09 20:16 | 来源:中国世界古代史研究网 | 点击:
页面功能: 字号: | 复制本页地址 | 收藏本页 | 关闭



汉穆拉比法典
杨炽 译      
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       
1992年7月第1版
 
当至高的安努①,众神之王,和恩利勒②,天地之主,国土命运的主宰,把全人类的统治权授与恩启③的长子马尔都克④,使他在众神中显赫,呼巴比伦崇高的城名,使他在万方中出众,并为马尔都克在其中奠定地久天长的王权;
那时候,我,汉穆拉比,虔诚敬神的君主,为使正义在国中出现,消灭邪恶,使强不凌弱,使我像太阳一样升起在民众之上,给国家带来光明,安努和恩利勒为了人民的幸福,呼唤了我的名字。
我是汉穆拉比,恩利勒选中的牧人,堆积起丰盛财富的人,为天地的纽带,尼普尔城,把一切都作得尽善尽美的人,
埃库尔庙虔诚的供养人;
能干的国王,使埃里都城归回原处的人,使埃阿卜苏庙的洗手祀典更加纯洁的人;
威震四方,使巴比伦城显赫的人,让马尔都克其主高兴的人,天天敬立在埃萨吉勒庙里的人;
王室的传人,辛⑤创造的人,使马尔城富足的人,谦卑恭敬的人,给埃启什努伽勒庙带来富足的人;
命中注定的王,听沙马什⑥话的人,强有力者,为西帕尔城奠基的人,给阿雅的吉古努塔庙穿上绿衣的人,为埃巴巴尔庙绘制天宫般蓝图的人;宽恕拉尔萨城的人,为他的同盟沙马什翻新埃巴巴尔庙的人;
君主,给乌鲁克城生命的人,为其人民带来丰盛水源的人,加高了埃安那的人,为安努与伊什塔尔⑦堆积财富的人;
国家的庇护伞,收拢伊辛城⑧离散的人民的人,使埃伽勒马赫庙丰盛有余的人;
众王中的蟒蛇,扎巴巴⑨的长兄,整顿启什城的住宅的人,用我的光辉笼罩埃美铁马尔萨格庙的人;按计划安排伊什塔尔伟大的祀典的人;胡尔萨格卡朗马⑩的托管人;
擒敌的大网,有他的朋友埃拉11使他达到他愿望的人,归还库塔城的人,为米什郎扩大一切的人;
冲撞敌人的凶猛的野牛,图图12心爱的,使巴尔西帕城欢悦的人,虔诚的人,永远不忘关心埃齐达庙的人;
王中的神,博学广识的人,为狄勒巴特城13的扩大农业生产的人,为强大的乌拉什堆起粮仓的人;
配享有权杖和王冠的君主,为玛玛14满足愿望的人,确定凯什城设计方案的人,给宁图提供丰富的纯洁食品的人;
谨慎周全的人,给拉伽什城与吉尔苏城15分配草场水源的人,为埃宁努庙供奉大祭品的人;
抓住敌人的人,被神授予万能威力的人,为萨巴朗城16彻定实现神喻的人,使伊什塔尔欢悦的人;
纯洁的王胄,其祈祷阿达德17知道,使卡尔卡拉的勇士阿达德平息的人,在埃乌伽勒庙里建立应有秩序的人;
给阿达布城18以生命的王,整顿埃马赫庙的人;
众王中无数的英杰,赐给马什干沙皮尔城19生命的人,为米什郎庙提供丰富水源的人;
强大的,勤奋的,获得全部知识的人,在灾难前保护了马尔恭城20的人民并在富足中牢固地建立了他们的住所的人,为壮大其王权的埃阿和达姆伽勒侬娜永久地规定了丰富的纯洁的贡品的人;
王中的首领,和达干21其创造者一起,征服了幼发拉底河沿岸居民地的人,赦免了美拉城22和图图勒城23的人民的人;
虔诚的王胄,使提什帕克容光焕发的人,为宁阿祖24放置纯净食品的人,在困难中解救了人民,在巴比伦城中,在和平生活里确立了他们的基础的人;
人民的牧者,其所作所为伊什塔尔喜欢,把伊什塔尔安放在阿卡德城25广场的埃乌勒玛什庙里的人;
发扬公道的人,为部落主持正义的人,归还亚述城26善良的庇护神的人;
平息骚乱的人,在尼尼微城27的埃米什米什庙使伊什塔尔的神威发扬光大的人;
对众大神虔诚祈祷的人;
苏穆拉伊勒28的后代,辛穆巴利特29的强大的继承人,不朽的王胄,强大的王,巴比伦的太阳,光照苏美尔与阿卡德人,使四方臣服统一的王,伊什塔尔鐘爱的是我。
当马尔都克命令我治理人民,使国家走上正轨之时,我使全国都讲公道和正义,我改善了人民的生活。
在那时候,
 
1  如果一个人30控告另一个人以杀人罪而不能证实,控告者将被处死。
2  如果一个人控告另一个人以巫术罪而不能证实,被控犯巫术罪的人应到河神那里去,并浸入河中,如果河水淹没了他,那么控告他的人可拿去他的家产。如果河神证明他清白,他未受伤害,那么控他以巫术罪的人应被处死。浸入河中的人可拿去其控告者的家产。
3  如果一个人出庭作伪证而不能证实他的话,如果该案是人命案,那么那人将被处死。
4  如果他出庭作证是为钱粮案,那么他将承受该案的处罚。
5  如果法官判了官司,定了案,立了正式的判决书,以后又更改其判决,那么应先证实该法官更改判决的行为,然后他将交出该官司所争议款项的十二倍,他们将使他离开他在集会里的法官席,不得回去。他不得再与法官们一起出庭。
6  如果一个人偷了神或宫廷的财产,那个人将被处死。从他的手中接受赃物的人也将被处死。
7  如果一个人从他人的孩子,或他人的奴隶那里,买了或接受保管了金银,或男女奴隶,或牛、羊、驴,或不论什么东西,既无证人又无契约,那么那人是个贼,他将被处死。
8  如果一个人偷了牛、羊、驴、猪或船只,如果是属于神的或宫廷的,他应交出三十倍;如果是属于穆什钦努31的,他应偿还十倍。如果窃贼没东西可给,那么他将被处死。
9  如果一个人丢了东西,在另一个人手中抓到,失物在其手中被抓到的那个人说:“是一个卖主卖给我的,我是在证人面前买来的。”而失物的主人说:“我能领来认识我的失物的证人。”结果买主领来了卖给他失物的人和买卖的证人,失物的主人也领来了认识失物的证人,那么法官们将考查他们的证词,如果买卖的证人及认识失物的证人都能在神面前声明他们所知道的情况,那么卖者是贼,他将被处死。失物的主人可拿去他的失物,买主可从卖主的家中拿去他付的钱。
10  如果买主没能领来卖给他失物的卖主及买卖的证人,而失物的主人领来了认识他的失物的证人,那么买者是个贼,他将被处死。失物的主人可拿去他的失物。
11  如果失物的主人没能领来认识他的失物的证人,那么他是个骗子。他说了谎。他将被处死。
12  如果卖主已死,那么买主可从卖主的家中拿去该案争议款项的五倍。
13  如果那人的证人不在附近,法官们可为他规定六个月的期限,如果六个月里他仍不能把他的证人带来,那么那个人是个骗子,他得承担该案应得的处罚。
14  如果一个人偷了他人的小孩子,他将被处死。
15  如果一个人把宫廷的男女奴隶或穆什钦努的男女奴隶送出了城门。他将被处死。
16  如果一个人在他家里窝藏宫廷或穆什钦努丢失的男女奴隶,传令官宣召后也不交出来,那么那家的主人将被处死。
17  如果一个人在野外抓到丢失的男女奴隶,并将他带回给他的主人,那么奴隶的主人应给他两舍客勒32银子。
18  如果那个奴隶不说出他主人的名字,那么应领他到宫廷去,在那里他的情况会调查清楚,然后他们可把他还给他的主人。
19  如果他把那奴隶留在他家里,结果奴隶在他手中被抓到了,那么那人将被处死。
20  如果奴隶从抓住他的人手里跑了,那么那人应对奴隶主人发誓,然后他就无责任了。
21  如果一个人破宅而入,那么应该在那豁口处将他处死,再把他吊起来。
22  如果一个人抢了东西被抓住,那个人将被处死。
23  如果强盗没有被抓到,被抢的人应在神前申明他所被抢的东西,乡邑33或抢劫发生的地区的长官将赔偿他的损失。
24  如果是丢了人命,那么乡邑或长官将付给他亲人一米那银子。
25  如果人房中起火,一个去救火的人看上了房主的财物,拿走了房主的财物,那么那个人应被扔进那火中。
26  如果里都34或巴衣鲁35被命去为王出征而不去,或是雇人去代替他,那里都或巴衣鲁应被处死。他雇来的人将拿去他的家产。
27  如果里都或巴衣鲁从王的要塞中被俘虏去了,于是他们把他的田园给了另一个人,由另一个人替他服役,以后如果他回到他的乡邑,那么他们应归还他的田园,由他自己服役。
28  如果里都或巴衣鲁从王的要塞中被俘虏了去,而他的儿子能服他的役,那么田园应交给他,以便他服他父亲的役。
29  如果他儿子年幼,不能服他父亲的役,那么为了他,三分之一的田园应交给他母亲,以便他母亲把他带大。
30  如果里都或巴衣鲁由于(怕)服役而放弃他的田园房屋,逃之而去,其后另一个人占了他的田园,服了他的役三年之久,如果他回来要他的田园房屋,那么不应还给他,占了地,服他的役的人将(继续)服役。
31  如果他只逃跑了一年就回来了,他的田园房屋应交还给他,由他服他的役。
32  如果里都或巴衣鲁在替王出征时被俘虏了去,塔木卡36赎了他,送他回到他乡邑,如果他家中有赎银,他应赎回他自己。如果他家中没有赎银,他应由他乡邑的神庙赎回。如果他乡邑的神庙没有赎银,他应由宫廷赎回,他的田园房屋不得用于赎他。
33  如果沙哈塔亭37或卢卜图38收了逃兵,或接受雇工、替身,派去为王出征,那个沙哈塔亭或卢卜图应被处死。
34  如果沙哈塔亭或卢卜图拿去里都的财物,伤害里都,出租里都,在法庭上把里都交给强人,或拿去王给里都的赐物,那个沙哈塔亭或卢卜图应被处死。
35  如果一个人从里都手中买了王给里都的牛羊、那么他将白白丧失他的银子。
36  里都、巴衣鲁及纳贡人的田园房屋不得出卖。
37  如果一个人买了里都、巴衣鲁或纳贡人的田园房屋,他的泥版将被砸碎,他将白白丧失他的银子。田园房屋将归还其主人。
38  里都、巴衣鲁及纳贡人不得把与他的役务有关的田园房屋写(契约)给他的妻子与女儿,也不得交出去抵当债务。
39  从他买来的,或(用其他方式)得到的田园房屋里,他可以写(契约)给他的妻子女儿,也可以交出去抵债。
40  纳地图女祭司39、塔木卡及其他服役人的田园房屋可以出卖。买主将服他所买田园房屋上的役务。
41  如果一个人与里都、巴衣鲁或纳贡人交换了田园房屋,付给了差额,那个里都、巴衣鲁或纳贡人仍应回到他自己的田园房屋去,并拿去付给他的差额。
42  如果一个人租了一块地耕种,但田里没有打出大麦,应先证实他在田里没有耕作,然后他应象他邻居一样向田主交大麦。
43  如果他没种地而任之荒芜,那么他应象他邻居一样向田主交大麦。它所撂荒地田地他应用玛牙利犁耕过,打上垅,然后再归还田主。
44  如果一个人租荒地三年准备开荒,但没有动手开荒,到第四年他应把地用玛牙利犁耕过,打碎大土块,打上垅,然后归还田主,并以每布尔40十古尔41的比率称出大麦。
45  如果一个人为了收租子把他的田地交给一个雇农,并收到了他的田租,其后田被暴风雨淹没或被洪水冲去,那么损失归雇农。
46  如果他没有收到他的田租,而他是按一半或三分之一的比率出租的,那么雇农与田主将按约定比率分田里打出的大麦。
47  如果雇农前一年没有收回他的投资,因此说:“田,我还要种。”那么田主不得拒绝,他的雇农将再种他的田,收获时他可根据他的合同拿大麦。
48  如果一个人身上有债,而暴风雨或洪水又冲毁了他的田,或是由于缺水田没有长出大麦,那么那一年他可不向他的债主交粮,他可涂改他的泥板,不付那一年的利息。
49  如果一个人从塔木卡借了银子,交给了塔木卡一块耕作过的大麦或芝麻田,对他说:“你种这田,产出的大麦或芝麻你收割,你拿走。”如果雇农在田里种了大麦或芝麻,收获时田里打出的大麦或芝麻仍应由田主拿走,再由他付给塔木卡他从塔木卡那里借的本银和利息的大麦以及种地的投资。
50  如果给他的是已种了大麦或芝麻的田,田主也应先拿了田里打的大麦或芝麻,再还给塔木卡银子和利息。
51  如果他没有银子还帐,他应根据王的敕令,根据其折换率,还给塔木卡相当于他从塔木卡借的银子与利息价值的大麦或芝麻。
52  如果雇农在田里没打出大麦或芝麻,他也不得更改他的合同。
53  如果一个人懒得加固他田的河堤,没有加固他的河堤,河堤上开了豁口,(以至其他)份地被水冲坏,使河堤开口的那个人应赔偿损失的大麦。
54  如果他无力赔偿大麦,那么他本人以及他的动产可变卖成银子,由水冲去其大麦的份地占有人们分。
55  如果一个人打开灌渠灌溉,但偷了懒,而至使水冲坏其邻人的田,那么他应按照他的邻人(的收成)称出大麦。
56  如果一个人放水,(结果)水冲坏了他邻人田里做好的(准备)工作,那么他应(按)每布尔十古尔的(比率)称出大麦。
57  如果一个牧人没有就放羊之事与田主达成协议,未经田主许可,便在田里放羊。那么田主应收割他的田,除此之外,那未经田主许可就在田里放羊的牧人应给田主每布尔田二十古尔的大麦。
58  如果在羊群从份地里上来,城门口已挂起(宣布放羊季节)结束的幌子之后,一牧人仍放羊入田,让羊吃田,那么那牧人应看守他让羊吃了的田,并在收获时向田主称出每布尔六十古尔大麦。
59  如果一个人不经园主的允许在他人园里砍树,他应称出半米那银子。
60  如果一个人把田地交给园丁栽成果园,园丁栽成了果园,他将用四年培育果园,第五年园主和园丁将平分(收获)。园主可优先选取他的那份。
61  如果园丁没完全把田地栽成(果园),而留下了空地,那么应把空地为他放在他的那一份里。
62  如果他没有把田地栽成果园,如果(原来)是耕过的地,那么园丁应象他的邻人一样向田主交纳他任之荒芜的哪几年的田租。并将田地加以修整,然后交给田主。
63  如果田(原来)是荒地,那么他应将田地加以修整,还给田主,并按一年一布尔地十古尔大麦(的比率)纳租。
64  如果一个人把他的果园(枣园)交给园丁去进行产果(枣)管理,园丁占有园子的时间内,应向园主交纳三分之二的收成,自己拿三分之一。
65  如果园丁没有管理好果园,收成减少了,那么园丁应按照他的邻人(的收成)向园主交纳果园的收成,而后把果园还给园主。
66  如果一个人从塔木卡那里借了银子,他的塔木卡催他还帐,而他无物可给,(因此)他把他的已(开始)结枣的果园交给塔木卡,并对他说:“果园里全部的椰枣你都拿去抵你的银子。”那么塔木卡不得同意。园里的椰枣应由园主拿去,然后他(再)根据他的合同满足塔木卡的银子和利息,园中多余的椰枣应归园主。
67  如果一个人要盖房子,他的邻居[ …… ] 
67+A  [ …… ]作为[ …… ]的价格,他不得给他。如果他要付出大麦,银子或(其他)动产,来购买他邻居的带有役务的房子,那么他将白白丧失他付出的一切,房屋将归还原[主]。如果[那房]子[无]役务,那么他可以买[下],他可以为那房子付出大麦,银子或(其他)动产。
68+A  如果一个人未经他邻[居]许可便在他[邻居的空]地上[盖]房,他将白白[丧失]他[所盖的]房子。[……]
68+B  [……]“请加固你(与我)的间壁墙(?)。(否则他们)会从你房上爬过到我(家来)”,(或)对空地的主人说:“请在你的空地上建筑,(否则)从你的空地(他们会)闯进我(的家里来)。他提供了证人。如果盗贼从间壁墙[……]无论由于越墙丢了什么,[……]主人[……]将赔偿。如果[……]空地的主人将赔偿丢失的一切。如果[……]
68+C  [……]在[……]邻[……]的墙[……]墙[……]
69+C  如[果房主]让房[客?]住[在他的房]里,那人住了,并把他全年契约的银子交给了房主,而后房主期未满就对房客说:“出去!”那么因为房主未满期就让房客离开他的房子,应[……]房客给[他?]的银子。
69+D  [……]他的[……]他的[……],他们应还给他。
70+D  如果一个塔木卡为(收)利息而贷出大麦或银子,每古尔大麦他应收六十四卡利息。如果他贷出银子,每一舍克勒银子他应收十六乌得图利息。
71+D  如果一个人欠了债,没有银子偿还,但有大麦,那么塔木卡应根据王的敕令(中的比率)抵当[……]其利息。如果塔木卡[把利息]提高到每古尔[六十四卡大麦,或每舍客勒]十六乌得图[以上而收了利息],那么他将白白丧失他贷出的一切。
72+D  如果塔木卡为(收)利息而贷出大麦或银子,并收了全部大麦或银子的利息[……]大麦或银子不得[……]。
72+E  [……]或大麦,[……]全部[……]没有扣除,没有[书写]扣除后(/新的)泥板,却在本上又加利,那么那个塔木卡应加倍偿还他拿的全部大麦。
73+E  如果塔木卡为(收)利息而贷出大麦或银子,当他贷出的时候,他是用小秤贷出的银子,小器贷出的大麦,而当他收的时候,他是用大秤收的银子,大器收的大麦,那么[那个]塔木卡将白白丧[失]他所收的[一切]。
74+E  如果[塔木卡]为(收)利息而贷出[大麦或银子] ,[但既无证人又无文约],那么他将白白丧失他所贷出的一切。
75+E  如果一个人从塔木卡那里借了大麦或银子,没有大麦和银子偿还,但有(其他)动产。他手头有什么,等他把证人带来后,便可在证人面前交给塔木卡。塔木卡不得拒绝,他应接受。
76+E  [……]人[……]正如[……]。
76+F  [……]他将被处死。
77+F  如果一个人给(另)一个人银子以均等合伙投资,那么得到的利润和损失他们都将在神前平分。
78+F=100  如果一个塔木卡把银子交给商贩去做买卖,派他上路,而商贩在路上[……]。如果在他去的地方赢了利,他应计算他的日期,并逐项记下他赚的全部利润,(以便)偿还他的塔木卡。
101  如果他去的地方没有获得利润,那么商贩应把他拿到的银子加倍,然后交给塔木卡。
102  如果塔木卡是作为无患投资把银子交给商贩的,而他在他去的地方遭受了损失,那么他应把本银还给塔木卡。
103  如果在他的旅途中,敌人使他失去了他所携带的一切,那么商贩应对神发誓,然后他就无责任了。
104  如果塔木卡把大麦、羊毛、芝麻或其他财物交给(商贩)去零售,商贩应陆续把银子偿还塔木卡,商贩应索取他交给塔木卡的(每项)银子的收据。
105  如果商贩疏忽,没有拿他给塔木卡的银子的收据,那么没有收据的银子将不为他入帐。
106  如果商贩否认他从塔木卡那里拿的银子,塔木卡应在神和证人面前证实商贩拿银一事,商贩将他所拿银子的三倍偿还塔木卡。
107  如果塔木卡委托了商贩,商贩也已经还了他的塔木卡给他的一切,而塔木卡否认商贩还他的一切,那么那个商贩应在神和证人面前证实那塔木卡(有罪),因为塔木卡对他的商贩抵赖,他应给商贩六倍他所拿到的一切。
108  如果一个卖酒妇女不收大麦,而用大秤收银子,或是降低酒中大麦的比例,应先证实那个卖酒妇有罪,然后把她扔进水里。
109  如果歹徒在卖酒妇的店里聚集,而她没有抓住那些歹徒,带他们到宫廷去,那么那个卖酒妇将被处死。
110  如果一个不住在幽宫里的纳第图女祭司或恩图女祭司42推开酒店的门,并进入酒店去(喝)酒,他们应烧死那个女人。
111  如果一个卖酒妇交出六十卡酒作为商业投资,收获时她应取五十卡大麦。
112  如果一个人旅行在外,把银子、金子、宝石或其他私人财物交给另一个人,托付他代运,那个人没有到他受托的地点交出他托运的财物,却(把财物)拿走了。托运东西的主人应证实那人没有交出货物(的情况),然后那人应五倍偿还货物主人所交给他的一切。
113  如果一个人(因为他)借给了另一个人大麦或银子,(因此他)未经大麦主人允许就从粮仓或打麦场拿大麦这件事,然后他应归还他拿的全部大麦,并且白白丧失他所借出的一切。
114  如果一个人并没有借给另一个人大麦或银子,却抓他的人质,那么为每一个人质他就应交出三分之一米那银子。
115  如果一个人借给另一个人大麦或银子,(因而)抓了他的人质,(如果)人质在抓他的人家中自然死亡,那么这件事没理由起诉。
116  如果人质在抓他的人家里是被打或被虐待而死,人质的主人应证实他的塔木卡(有罪),如果(人质是)人的儿子,那么他们应杀死他的儿子。如果(人质是)人的奴隶,那么他应交出三分之一米那银子,并白白丧失他所借出的一切。
117  如果一个人负有债务,因而卖掉了他的妻子、儿子或女儿。或是(把他们)作为债务奴隶交出,他们将在买主或债务奴主的家里工作三年,第四年他们将获得自由。
118  如果他把男女奴隶作为债务奴隶交出,而塔木卡转手又(把他)卖掉,那么(此案)不应受诉。
119  如果一个人负有债务,因而卖掉了他的为他生有儿子的女奴,那么奴主可向塔木卡交出塔木卡(原来)给他的银子,赎回他的女奴。
120  如果一个人在另一个人家里寄存了大麦,粮仓中出了短缺,或是房主打开了粮仓拿了大麦,或是(房主)根本否认在他家里寄存大麦一事,那么大麦的主人应在神前澄清他大麦的情况,房主应加倍偿还大麦主人他所拿走的大麦。
121  如果一个人在另一个人家里寄存大麦,一年每古尔大麦他应交五卡大麦的粮仓租金。
122  如果一个人交给另一个人保藏银子、金子或无论何物,他应让证人过目他所交出的一切,立下契约,(然后方可)交付保藏。
123  如果他没有证人或契约就交付保藏了,而他交给的地方不承认了,那么此事不可起诉。
124  如果一个人在证人面前把银子、金子或无论何物交给另一个人保藏,而他不承认了,那么应先证实那人(有罪),然后他应加倍偿还他所不承认的一切。
125  如果一个人把他的东西交付保藏,他交给的地方由于(强盗)破(门)或翻(墙)使他的东西与房主的东西一起丢失了,那么由于疏忽而丢失了交他保管的东西的房主应全部找回(失物),并偿还财物主人,房主自己的失物应一并从他的盗贼那里拿回。
126  如果一个人没有丢东西却说:“我东西丢了。”并控告他的邻里,那么他的邻里在神前证实他并未丢失东西后,他应加倍交给他的邻里他所起诉的一切。
127  如果一个人指责一个恩图女祭司或是另一个人的妻子而不能证实(他的指责),那么他们应在法官面前打他,并剃掉他(头发?)的一半。
128  如果一个人娶妻而没有立文约,那么那女人还不是个妻子。
129  如果一个人的妻子与另一个男人睡觉时被抓住,应把他们捆起来扔到水里去,(但)如果妻子的主人放他的妻子活命那么王也将放他的奴仆活命。
130  如果一个人强奸另一个人的妻子,(这个妻子)尚未与男人有过性关系,还住在她父亲家里,那么抓到他(后),那人应处死。那女人没有责任。
131  如果一个人的妻子,她丈夫指控她,但她没有被抓到同另一男人睡觉,那么他应对神发誓,然后回到她家里去。
132  如果一个人的妻子因为另一男人的缘故受到指责,但没有被抓到同另一男人睡觉,那么为了她丈夫,他应浸到河里去。
133  如果一个人被俘,但他家里有吃的,那么他妻子在她丈夫被俘期间应始终自我节制,不得改嫁。
133B  如果那女人不自我节制,(嫁)到了别人家,那么应证实那女人(有罪),把她扔进水中。
134  如果一个人被俘,在他家里没有吃的,那么他妻子可以改嫁,那女人没有罪。
135  如果一个人被俘,在他家里没有吃的,因此缘故他妻子改嫁到别人家里去了,并生了孩子。以后她丈夫回到他的乡邑,那么那女人应回到她前夫身旁。孩子们随父亲走。
136  如果一个人抛弃他的乡邑而出走,以后他妻子改嫁了,如果那人又回来了,抓住他的妻子,那么因为他仇恨他的乡邑而出走,出走者的妻子不得回到她丈夫那里去。
137  如果一个人决定与为他生有孩子的淑吉图43或为他得到孩子的纳第图女祭司离婚,那么他应还给她她的嫁妆,并给她田园财物的一半,以便他哺养他的孩子。待她的孩子大了以后,他们应给她相当于一个继承人的一份遗产。他所喜爱的丈夫可娶她。
138  如果一个人要与没给他生孩子的原配妻子离婚,他应给她相当于她的聘金价值的银子,并全数偿还从她父亲家带来的嫁妆,这样他就可以与她离婚。
139  如果当初没有聘金,那么他应给她一米那银子作为离婚费。
140  如果他是穆什钦努,那么他应给她三分之一米那银子。
141  如果一个人的妻子决定出走,因此她(非法为自己)拿东西,挥霍家财,降低她丈夫的地位,那么应证实她(有罪),如果她丈夫说:“我要与她离婚。”那么他可与她离婚(但)不要给她任何旅费、离婚费。如果她丈夫说:“我不要与她离婚。”那么她丈夫可娶另一女子为妻,而这个女子将做为女仆住在她丈夫家里。
142  如果一个女人厌恶她的丈夫,因而说:“你不要占有我。”那么应在她的邻里调查她的情况。如果她洁身自重,没有过失,而她丈夫时常外出,给她带来很大耻辱,那么那女人无罪。她应拿了她的嫁妆(回)到她父亲家去。
143  如果她不是接身子重,而有外遇,挥霍家财,丢她丈夫的脸,那么应把那女人扔到水里。
144  如果一个人娶了一个纳第图女祭司为妻,那个纳第图给了她丈夫一个女仆,从而有了孩子,而那人又打算再娶一个淑吉图,那么法官不得同意那人。他不得(再)娶淑吉图为妻。
145  如果一个人娶了一个纳第图为妻,而她没有使他得到孩子,因而他打算再娶一个淑吉图,那么那人可娶一个淑吉图到他家里,(但)那淑吉图不得与纳第图平等。
146  如果一个人娶了一个纳第图,她给了她丈夫一个女仆,生了孩子,以后那女仆与她的女主人摆起平等来,那么由于她生了孩子,她的女主人不得把她卖掉,(但)她应给她打上奴隶标记,把她放在(其他)女仆之中。
147  如果她没有生孩子,那么她女主人可把她卖掉。
148  如果一个人娶了妻,但她得了拉布(皮肤?)病,(因此)他打算再娶一个,那么他可以再娶,(但)他不可离弃他患拉布病的妻子。他应住在他盖的房里。他得供养她一辈子。
149  如果那女人不愿意住在她丈夫家里,那么他应全数偿还她从她父亲家带来的嫁妆,她可以离去。
150  如果一个人把田园、房屋或财产送给了他的妻子,为她立了文约,那么在她丈夫死后她的孩子不得向她索取。母亲可把她的遗产留给她所心爱的孩子,(但)不得给(她的)兄弟。
151  如果一个住在人家里的女人为了不让她丈夫的债主把她抓住,因而与她丈夫定了合同,立了泥板(文书),那么如果那人娶那女人之前就负了债,他的债主就不得抓他的妻子。而如果那女人在嫁到人家之前负了债,她的债主也不可抓她的丈夫。
152  如果那女人嫁到人家之后他们负了债,那么他们俩人应共同对塔木卡负责。
153  如果一个人的妻子为了另一个男人的缘故导致她的丈夫死亡,那么那女人应受刺刑。
154  如果一个人与他的女儿性交,应把那人逐出乡邑。
155  如果一个人为他儿子娶了新娘,他儿子与她发生了性关系,而他以后又与她同床,抓住他后,应把那人捆起来扔到水里去。
156  如果一个人为他儿子娶了新娘,他儿子还没有与她发生性关系,他就与她同床,那么他应给她半米那银子,并全数偿还她从她父亲家里带来的一切,然后她所心爱的丈夫可娶她为妻。
157  如果一个人在他父亲去世后与他母亲性交,那么应把他们俩人都烧死。
158  如果一个人在他父亲去世后与他的还能生育的女性长辈(?)性交,被抓到了,那人应从他父亲家里革除出门。
159  如果一个人给他岳父家带去了礼物,交了聘金,而后看上了别的女人,(因而)对他岳父说:“你的女儿我不娶了。”那么女儿的父亲可保留带给他的一切。
160  如果一个人给他岳父家带去礼物,交了聘金,而女儿的父亲却说:“我的女儿我不给你了。”那么他应加倍退还带给他的一切。
161  如果一个人给他岳父家带去了礼物,交了聘金,而后他的朋友诋毁他,(结果)他的岳父对妻子的主人说:“我的女儿你别娶了。”那么岳父应加倍退还给他带来的一切。他的朋友也不得娶他的妻子。
162  如果一个人娶了妻,她给他生了孩子,而后那女人死了,她父亲不得索取他的嫁妆。她的嫁妆属于她的孩子。
163  如果一个人娶了妻,她没使他得到孩子,而后那女人死了。如果那人带给他岳父家的聘金他岳父还给他了,那么她丈夫不应要求那女人的嫁妆。她的嫁妆应属于她父亲家。
164  如果他岳父没有退还他聘金,那么他可从她的嫁妆中扣除聘金,然后把她的嫁妆退还她父亲家。
165  如果一个人送给他最喜爱的继承人田园或房屋,并写了文约。父亲死后,兄弟们分家时,除去他拿父亲给他的赠物之外,他们应平等地分配父亲的家产。
166  如果一个人为他已经成年(?)的儿子们娶了妻,(但)还没有为他年幼的儿子娶妻,父亲死后,当兄弟们分家时,他们应给没有娶妻的小兄弟除去他自己的一份外,从父亲的家产中另给他作聘金的银子,为他娶妻。
167  如果一个人娶了妻,(妻子)为他生了孩子,(以后)那女人死了,在她之后他又娶了另一个女人。她也生了孩子。父亲死后,孩子们不应根据母亲分产。他们可拿他们(各自)母亲的嫁妆,父亲的家产他们应平分。
168  如果一个人决定剥夺他儿子的继承权,对法官说:“我要剥夺我儿子的继承权。”法官应调查他的情况,如果儿子没犯有值得剥夺继承权的大罪,那么父亲不得剥夺他儿子的继承权。
169  如果他对他父亲犯了值得剥夺继承权的大罪,第一次也应宽恕他。如果他第二次犯大罪,父亲可剥夺他儿子的继承权。
170  如果一个人他的原配妻子为他生了孩子,他的女仆也为他生了孩子。父亲在世时,对女仆给他生的孩子称过:“我的孩子们,”(也就是)把他们与妻子的孩子算在一起了,那么父亲死后,妻子的孩子与女仆的孩子应平分父亲的家产。妻子的长子可从各份中优先挑选了拿去。
171  如果父亲在世时没有对女仆给他生的孩子称过:“我的孩子们。”那么父亲死后,女仆的孩子就不得与妻子的孩子一道分父亲的家产。但应确立女仆和她的孩子的自由,妻子的孩子不得要求女仆的孩子做奴仆。
171B  妻子可拿了她的嫁妆以及她丈夫给了她并立了文约的赠物,她可住在她丈夫的住宅里,终身享用,(但)不可出卖。她的遗物属于她的孩子。
172  如果她丈夫没给她赠物,那么应全数偿还她的嫁妆,并且她可从她丈夫家产中拿相当于一个继承人的一份。如果她的孩子为了赶她出去而虐待她,那么法官应调查她的情况,她的孩子应受到处罚。那女人不须离开她丈夫家。如果那女人自己决定出去,那么她应把她丈夫给她的赠物留给她的孩子,拿了她父亲家的嫁妆。她心上的丈夫可娶她。
173  如果那女人嫁到的地方又给她后来的丈夫生了孩子,那女人死后,她前后(生)的孩子应共分她的嫁妆。
174  如果她没给后来的丈夫生孩子,那么她前夫的孩子应拿她的嫁妆。
175  如果一个宫廷的奴隶或是穆什钦努的奴隶娶了一个人的女儿,而后生了孩子,奴隶的主人不得要求人之女的孩子做奴隶。
176  如果一个宫廷的奴隶是穆什钦努的奴隶娶了一个人的女儿,当他娶她时,她是带着她父亲家的嫁妆嫁到宫廷的奴隶或穆什钦努的奴隶家里去的,他们结合后,成了家,又有了财产,那么宫廷或穆什钦努的奴隶死后,人之女应拿她的嫁妆,她丈夫与她结合后获得的一切应分为两份,一半由奴隶的主人拿去,一半由之女为她的孩子拿去。如果人之女没有嫁妆,那么她丈夫与她结合后获得的一切也应分成两份,一半由奴隶的主人拿去,一半由人之女为她的孩子拿去。
177  如果一个寡妇的孩子还小,她就决定改嫁,那么不经法官允许,她不得改嫁。当她要改嫁时,法官应调查她前夫家里的情况,并把她前夫的家委托给她后夫与那女人,给他们立下泥板(文书)。他们将经管家产,养育幼儿。他们不得将动产卖钱。买了寡妇孩子的动产的人将白白丧失他的银子,财产归还其主人。
178  如果恩图女祭司,纳第图或塞克雷图44的父亲给了她嫁妆,给她写了泥板(文书),(但)在给她写的泥板上没有写给她把她的遗物交给任何一个她喜欢的人(的权利),没有让他随便支配。那么父亲死后,她的兄弟将拿去她的田园,并根据她的一份财产的大小给她大麦、油与羊毛给养,使她满意。如果她的兄弟没有根据她的一份财产大小给她大麦、油与羊毛给养,没有使他满意,那么她可把她的田园交给她喜欢的雇农,她的雇农将供养她。她可终身享用她父亲给她的田园及一切。(但)不得卖银,(也)不得偿付其他人,她的继承权属于她的兄弟。
179  如果恩图、纳第图或塞克雷图的父亲给了她嫁妆,给她写了文书,在给她写的泥板上写给了她把她的遗物交给任何她所喜欢的人(的权利),让她随便支配。那么父亲死后,她可把她的遗物交给任何她喜欢的人,她的兄弟不得向她索求。
180  如果一个父亲没有给他做(住在)幽宫里的纳第图、或塞克雷图的女儿嫁妆,那么父亲死后,从父亲的家产中她应分到象一个继承人一样的一份,享用终身。她的遗物属于她兄弟。
181  如果一个父亲把一个纳第图、卡第什图45,或苦勒马希图46献给神,但没有给她嫁妆。那么父亲死后,从父亲的家产中她可分得其继承财产的三分之一,享有终身,她的遗物属于她的兄弟。
182  如果一个父亲没有给他做巴比伦城马尔都克神的纳第图的女儿嫁妆,没有写给她文书,那么父亲死后她将与她兄弟一起从父亲的家产中分得其继承财产的三分之一,(但)不服役务。马尔都克神的纳第图的遗物可交给任何一个她喜欢的人。
183  如果一个父亲给了他作淑吉图的女儿嫁妆,把她嫁给了一个丈夫,给她写了文书,那么父亲死后,她不能分得父亲的家产。
184  如果一个人没有给他作淑吉图的女儿嫁妆,也没有把她嫁人,那么父亲死后,她的兄弟应根据父亲家产的大小给她嫁妆,把她嫁给一个丈夫。
185  如果一个人收了初生婴儿作儿子,把他养大,那个养子不得被要回去。
186  如果一个人收了一个养子,当他收养他时,他总要找他父母,那么那养子应回他父亲家去。
187  宫廷侍者及宫廷侍女的(养)子可以被要回去。
188  如果一个手工匠人收养了一个孩子,教给了他自己的手艺,那么他不得被要回去。
189  如果他没有教他自己的手艺,那么那养子可回到他的父亲家里去。
190  如果一个收养了养子的人没有把他与他的孩子同等看待,那么那个养子可回到他父亲家去。
191  如果一个收养了养子的人成了家,以后(自己)得了孩子,便决定革除养子,那儿子不得空手离开,他的养父应从他的财产中给他他继承份额的三分之一,然后他再离去,他不可给他田园和房屋。然后他再离去,他不可给他田园和房屋。
192  如果宫廷侍者或宫廷侍女的孩子对他的养父、养母说:“你不是我父亲,你不是我母亲。”那么应割掉他的舌头。
193  如果宫廷侍者或宫廷侍女的孩子认出了他父亲的家,(因而)厌恶他的养父或养母,回到了他父亲家里,那么应挖去他的眼睛。
194  如果一个人把他的孩子交给一个奶妈,那孩子死在奶妈手里,奶妈不让(别的)家长知道(这件事),就去喂养另一个孩子,那么应证实她(有罪)。因为她不让家长知道就去喂了另一个孩子,应割掉她的乳房。
195  如果儿子打了他父亲,应割掉他的手。
196  如果一个人弄瞎了一个人之子的眼睛,那么也应弄瞎他的眼睛。
197  如果他折断一个人的骨头,那么也应折断他的骨头。
198  如果他弄瞎了穆什钦努的眼睛或是折断了穆什钦努的骨头,那么他应付出一米那银子。
199  如果他弄瞎了一个人的奴隶的眼睛,或是折断了一个人的奴隶的骨头,那么他应交出其价格的一半。
200  如果一个人打掉了与他地位相同的人的牙齿,那么也应打掉他的牙齿。
201  如果他打掉了穆什钦努的牙齿,他应付出三分之一米那银子。
202  如果一个人打了一个地位比他高的人嘴巴,那么他应在集会上被用牛皮鞭打六十下。
203  如果人之子打了与他地位相同的人之子嘴巴,他应付出一米那银子。
204  如果一个穆什钦努打了另一个穆什钦努嘴巴,他应付出十舍客勒银子。
205  如果一个人的奴隶打了一个人之子嘴巴,那么应割掉他的耳朵。
206  如果一个人在争执中打了另一个人,造成了伤害,那人应起誓说:“我不是故意打他的。”并承担医生的费用。
207  如果由于他的打,(那人)死了,他也应发誓。如果(死的)是人之子,那么他应付出半米那银子。
208  如果(死的)是穆什钦努之子,他应付出三分之一米那银子。
209  如果一个人打了另一个人的女儿,造成她流产,那么他为她的胎儿应付出十舍客勒银子。
210  如果那女人死亡,那么应把他的女儿处死。
211  如果是穆什钦努的女儿被打而流产,那么他应付出五舍客勒银子。
212  如果那个女人死了,那么他应付出半米那银子。
213  如果他打了人的女奴,而造成她流产,那么他应付出两舍客勒银子。
214  如果那女奴死了,那么他应付出三分之一米那银子。
215  如果医生用青铜刀为一个人的严重伤口做手术,救了任命,或是用青铜刀在人太阳穴上开刀,而挽救了人的眼睛,那么他应得十舍客勒银子。
216  如果(那人是)穆什钦努之子,那么他应得五舍客勒银子。
217  如果(那人是)人的奴隶,那么奴隶主应给医生两舍客勒银子。
218  如果医生用青铜刀为一个人的严重伤口做手术,而致人死命,或是用青铜刀在人太阳穴上开刀,而弄瞎了人的眼睛,那么应割掉他的手。
219  如果医生用青铜刀为一个穆什钦努的奴隶的严重伤口动手术,而致死,那么他应以奴还奴。
220   如果他用青铜刀在他的太阳穴上开刀,而弄瞎了他的眼睛,那么他应付出相当他价格一半的银子。
221  如果医生治愈了一个人的骨骼,或是治好了疼痛的肌腱,那么病人应给医生五舍客勒银子。
222  如果(那人是)穆什钦努之子,那么他应给三舍客勒银子。
223  如果(那人是)人的奴隶,那么奴隶主应给医生两舍客勒银子。
224  如果兽医为牛或驴47的严重病痛动手术,挽救了生命,那么牛或驴的主人应给医生其价格的六分之一作为他的报酬。
225  如果他为牛或驴的严重病痛动手术而致之死亡,那么他应给牛或驴的主人其价格的四分之一。
226  如果理发师不经奴隶主许可就把不属于他的奴隶的奴隶标志剃掉,那理发师的手应砍掉。
227  如果一个人蒙骗了理发师,因而剃掉了一个不属于他的奴隶的奴隶标志,那人应处死,并吊在他的城区里,理发师应发誓:“我剃的时候不知(实)情。”他就没有责任了。
228  如果建筑工为人盖房,为他完了工,那么每一穆沙拉房屋他应给他两舍客勒银子作为他的酬谢。
229  如果建筑工为人盖房,施工不牢,他盖的房屋倒塌,造成房主死亡,那建筑工应处死。
230  如果他造成房主的儿子死亡,那么那建筑工的儿子应处死。
231  如果他造成房主的奴隶死亡,那么他应以一个奴隶顶一个奴隶,交给房主。
232  如果他造成财产损失,那么他应赔偿一切损失,并且因为他盖房不牢而倒塌,他应用他自己的财产再建倒塌的房屋。
233  如果建筑工为人盖房,施工不善,以至墙壁凸出,那建筑工应用他自己的银子加固那堵墙。
234  如果船工为人密封六十古尔德船,他应给他两舍客勒银子作为他的酬谢。
235  如果船工为人封船,施工不周,那船当年就漏了水,或出现(其它)毛病,那么船工应把那船拆开,用他自己的财产重新加固,然后把加固的船交给船的主人。
236  如果一个人把他的船租给船工,船工疏忽,沉了船或丢了船,那么船工应赔偿船主的船。
237  如果一个人雇了船工,租了船只,装上大麦、羊毛、油、椰枣或其它货物,如果那船工疏忽,而使船只沉没或损失货物,那么船工应赔偿他弄沉的船只及他损失的一切货物。
238  如果船工弄沉了一个人的船,又把它捞了起来,他应给他相当于船价一半的银子。
239  如果一个人雇佣船工,他应一年给他六古尔大麦。
240  如果逆水而行的船撞沉了顺水而行的船,沉船的主人应在神前说明他船上损失的一切,造成顺流船沉没的逆流船的主人应赔偿他的一切损失。
241  如果一个人抓牛作(债务)抵押,那么他应付出三分之一米那银子。
242  如果一个人租牛一年,后面租牛的租金是四古尔大麦。
243  前面耕牛的租金,他应给其主人三古尔大麦。
244  如果一个人租牛或驴,在野外狮子咬死了它,(那么这损失)属于其主人。
245  如果一个人租了牛,由于疏忽或者殴打而导致牛死亡,那么他应以一头牛顶一头牛赔偿牛主人。
246  如果一个人租了牛,而后弄断了它的脚或割断了它的颈腱,那么他应以牛顶牛赔偿牛主人。
247  如果一个人租了牛,而后弄瞎了它的眼睛,那么他应给牛主人相对于其价格一半的银子。
248  如果一个人租了牛,而后折断了它的角或割断了它的尾巴,或是弄伤了它的背,那么他应给牛主人相对于其价格四(五)分之一的银子。
249  如果一个人租了牛,而后它被神击而死,48那么租牛的人应对神起誓,然后他就没有责任了。
250  如果牛走在街上顶死了人,那么这件事没理由起诉。
251  如果一个人的牛是头顶人的牛,他的邻里也通知了他他的牛是头顶人的牛,他却不锯掉牛角,或把它的牛拴住,结果那牛顶死了人之子,那么他应交出半米那银子。
252  如果(顶死的)是人的奴隶,他应交出三分之一(?)米那银子。
253  如果一个人雇用另一个人照顾他的田地,把种子饲料预支给他,把牛交给他,与他定下契约耕种田地,如果那人偷窃种子或饲料,在他手中被找到,那么应砍掉他的手。
254  如果他拿了种子饲料,却使牛挨饿,那么他应赔偿他收到的大麦的两倍。
255  如果他把人家的牛出租或偷窃种子,结果田里没长庄稼,那么应证实那人(有罪),收获时每一布尔田他应交付六十古尔大麦。
256  如果他不能做到,那么应在那田里用牛拖他几个来回。
257  如果一个人雇了个雇农,一年他应给他八古尔大麦。
258  如果一个人雇了个牛倌,他应给一年他六古尔大麦。
259  如果一个人从份地里偷了播种犁,那么他应给犁主人五舍客勒银子。
260  如果他偷了翻地犁或耙,那么他应交出三舍客勒银子。
261  如果一个人雇佣了一个牧人放牧牛群或羊群,他一年应给他八古尔大麦。
262  如果一个人[……] 牛或羊[……]
263  如果他丢失了交给他的牛或羊,那么他应以牛还牛,以羊还羊,赔偿其主人。
264  如果别人把牛群、羊群交给他放牧的牧人已经收到了他的全部佣金,已表示满意,却使牛的数目减少,羊的数目减少,降低生殖率,那么他应根据他的合同交出增殖数额及(畜)产品。
265  如果别人把羊群、牛群交给他放牧的牧人或捏造谎言,改变(牛、羊的)标志,或把(牛、羊)出售,那么应证实他(有罪),他应按他偷走的牛、羊的十倍赔偿其主人。
266  如果在畜栏里有了传染病(原意:神的病)或是狮子咬死了(牛羊),牧人应在神前澄清事实,那么畜栏的损失由畜栏主人自负。
267  如果牧人疏忽大意,结果羊圈中发生了瘟疫,在羊圈中造成瘟疫损失的牧人应全数补齐牛群或羊群,然后交给其主人。
268  如果一个人租牛打场,那么他的租金应是二十卡大麦。
269  如果他租驴打场,那么他的租金应是十卡大麦。
270  如果他租山羊打场,那么他的租金应是一卡大麦。
271  如果一个人租用牛、大车及车夫,一天他应给一百八十卡大麦。
273  如果一个人租大车自己用,他一天应给四十卡大麦。
273  如果一个人租用一个雇工,从年初到第五个月,他应每天给六乌得图银子。从第六个月到年终他应每天给五乌得图银子。
274  如果一个人要雇一个工匠,他应每天给[…]佣金五乌得图银子;给织匠佣金五乌得图银子;给麻[…]匠佣金[…]乌得图银子;给雕刻匠佣金[…]乌得图银子;给弓箭匠佣金[…]乌得图银子;给铜匠佣金[…]乌得图银子;给木匠佣金四(?)乌得图银子;给皮匠佣金[…]乌得图银子;给芦苇匠佣金[…]乌得图银子;给建筑工佣金[…]乌得图银子。
275  如果一个人租[顺流而上的船?],他每天的租金是三乌得图银子。
276  如果他租逆流的船,他应每天给其租金二又二分之一乌得图银子。
277  如果一个人租六十古尔的船,他应每天给其租金十乌得图银子。
278  如果一个人买男女奴隶,而他一月未满就发了癫痫,那么应退还其卖主,买主拿回他付出的银子。
279  如果一个人买男女奴隶,结果有(别人对所有权提出起诉)要求,那么卖主应对这要求负责。
280  如果一个人从国外买了一个人的男女奴隶,当他回到国内时,男女奴隶的主人认出了他的男奴或女奴。如果那男女奴隶是本国人,应不(付)任何银子就放他们自由。
281  如果他们是外国人,那么买主应在神前说明他付出的银子,男奴或女奴的主人可把它付的银子给塔木卡,从而赎回他的男奴或女奴。
282  如果一个奴隶对他的主人说:“你不是我的主人”,那么他应证实他是他的奴隶,然后他的主人可割掉他的耳朵。
 
(这是)汉谟拉比,能干的王,肯定的,公正的,使国家走上正轨的法律案件。
我是汉谟拉比,高贵的王,恩利勒把百姓送给我,马尔都克把他们的统治权交给了我。我不疏忽怠惰。我为他们找到了乐土。我解决了困难。我给他们带来了光明。
用札巴巴和伊什塔尔赠给我的强大的武器,凭恩启赐予我的智慧,凭马尔都克给我的才干,我上下驱敌,平息了战火。使国家幸福,人民安居无患。大神们(因此)呼唤了我的名字。我,保证平安的牧人,我的权杖是笔直的。我的庇护笼罩我的城市。我怀抱苏美尔阿卡德的人民。在我的保护下他们兴旺。我以和平(手段)治理他们。我用我的智慧保护他们。
为了使强不欺弱,使孤女寡妇有归宿,在巴比伦城,安努和恩利勒加高的城市,在埃萨吉拉庙,其基础像天地一样牢固的神庙里,为了判决国中的官司,为了作出国中的决定,理正冤案,我把我的宝贵的话写到了石碑上,铭刻在公正,我的雕像前。我是王中最崇高的。我的话是仔细选择的。我的能力无比。根据天地伟大的法官,沙马什的命令,愿我的正义在国中昭著。根据我主,马尔都克的命令,愿无人渎犯我的计划。愿我的名字在我所爱的埃萨吉拉庙里永被称誉。
吃官司受了冤枉的人,让他来到我,公正的王,的像前,让他读我的碑文,让他倾听我的宝贵的话。让我的石碑给他答案。让他找到(与)他的官司(有关的案子)。让他放心。让他说:“汉谟拉比是人民父亲般的君主,他服从其主马尔都克的命令,使马尔都克的愿望到处得以落实,满足了其主马尔都克。为人民建立了永久的幸福,为国土带来了秩序。”在我主马尔都克和女王查尔帕尼图49面前让他全心全意地为我祈祷。愿水都、拉玛苏,和进入萨帕吉拉庙的土砖每天在我主马尔都克和我的女王查尔帕尼图面前为我美言。
在未来不论何时的国中之王,愿他保护我写在石碑上的公正的话,愿他不改动我判的案子和制定的国策。愿他不要抛弃我的建树。如果那人拥有智慧,能够治理他的国家,那么让他注意我写在石碑上的话,让这石碑向他说明风俗和我判的案子和制定的决策。让他治理他的百姓,让他们判案定策。让他们从国中清除顽劣,使他的人民幸福。我是汉谟拉比,公正的王,沙马什给予真理的人。我的言辞是仔细斟酌的,我的行为没有竞敌。它们只有对于愚人来说才是空洞的,在聪明人中它们带来赞美。如果那人注意我写在石碑上的话,没有抛弃我的判断,没有歪曲我的话,更改我的意图,那么那人像我一样,是一个公正的王。那么愿沙马什延长他的权杖,用公正治理他的人民。
如果那人不注意我写在石碑上的话,轻视我的咒语,不敬畏神们的咒语,抹掉我的判决,更改我的话,歪曲我的意图,涂掉我书写的名字,而写上他的名字,或是由于(害怕)那些咒语而操纵另一个人(这样做),那么那人不论他是个王,或君主,或地区长官,或是名人,愿伟大的安努,众神之父,我的任期的任命者,夺取他王权的光辉,打碎他的权杖,诅咒他的命运。
愿恩利勒,其命令不可更改的命运主宰,扩大我王权的神,为他发起不可平息的叛乱,发起把他消灭在他住宅的起义,为他命定一个充满叹息的任期,短暂的日子,饥饿,暗淡无光,眼睛失明的年月,作为(他的)命运。愿他用他高贵的嘴宣布他城市的毁灭,人民的流散,王权的更换,使他的名声在国中不复存在。
愿宁利勒,伟大的母亲,其话语在艾库尔庙中举足轻重(的女神),改进我在决策之处的声誉的女王,在恩利勒面前把他的言辞(案子)搞坏,把他国土的割裂,人民的消灭,他生命的流逝,(这些命令)放在恩利勒王的口中。
愿恩启,伟大得网站,其决定(在所有的神中)领先(的神),神中的智者,通晓万机的神,延长我生命的神,夺取他的理智,将他引入混乱之中,堵起他的水源,让他国土上不复有粮食,这人民的命脉。
愿沙马什,天地伟大得法官,治理生灵的神,我所信任的君主,推翻它的王朝,不判他的官司,把他引入歧途。撤掉他的军队的基础。在神域中给他丧权灭国的恶兆。愿沙马什的恶语迅速抓住他,在地上把他从活人中拔除,在冥间让他的鬼魂在地下缺水。
愿辛,天空之主,创造我的神,其惩罚手段在众神中最突出(的神),把他的王冠和宝座拿走,给他加上重罚,不离其身体的处罚,让他统治期的年月日都以哀叹和悲歌结束。让他看到王权的劲敌。让他的命运虽生犹死。
愿阿达德,丰产之主,天上的水官,从他水源里把潮水夺取,用饥饿摧毁他的国家,猛烈地雷击他的城市,使他的国土变成荒丘。
愿札巴巴,伟大的武士,艾库尔宫的长子,走在我右边(的神),在战场上折断他的武器,给他把白天变成黑夜,让他的敌人踏在他身上。
愿伊什塔尔,战争的女王,为我准备武器(的女神),热爱我的任期的善良的保护神,用她狂躁的心,用她巨大的愤怒,诅咒他的王权,把他的利变成弊,在战场上折断他的武器,给他叛逆和混乱,让她杀死他的士兵,让大地喝他们的血,让她在原野上用他的军队的尸体堆成山,不给他的军队任何仁慈,把他交给他的敌人,捆绑着把他引到他敌人的国家。
愿聂耳伽勒51,神中的强者,其战火无敌(的神),助我达到愿望的神,用他巨大的卡淑淑武器,像苇丛中的怒火一样,烧死他的人民,用他强大的武器打他,像对木偶一样,打碎他的四肢。
愿宁图,众国高贵的女主,造物的母亲,夺去他的继承人,让他绝后。在他的人民中不制造人子。
愿宁卡拉克,安努的女儿,在艾库尔宫里赞美我的神,使重病,可恶的病魔,医生无法诊断的,绷带无法减轻的,不愈的伤痛,像致命的咬噬永不消失地,发生在他的肢体上,直到它们钩去他的生命,让他为他的成年哀哭。
愿天地的大神,所有的众神们,神庙的保护神,和埃巴巴尔庙的土砖,用恶毒的咒语来诅咒他、他的土地、他的士兵、他的人民、他的军队。愿恩利勒用这些咒语,用他不可改变的嘴,诅咒他,并让(咒语)迅速地把他抓住。
 
注释:
1.安努(Anu):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天之神。祭祀中心在乌鲁克(Uruk)城,现名瓦尔克(Warka),神庙叫埃安娜(Eanna)。
2.恩利勒(Enlil):风与权力之神,从早王朝末期到大约加喜特时期,恩利勒居美索不达米亚众神之首。祭祀中心在尼普尔城(Nippur),现名怒法尔(Nuffar),神庙叫埃库尔(Ekur)。
3.恩启(Enki):地下水与智慧之神。祭祀中心尼普尔城埃利都城(Eridu),现名阿布沙赫然(Abu Shahrain),神庙叫埃库尔(Eapsu)。
4.马尔都克(Marduk):巴比伦城(Babylon)的主神。神庙叫埃萨吉拉(Esagila)。
5.辛(Sin):月亮之神。祭祀中心在乌尔城(Ur),现名阿勒穆卡亚秋(Tell Al Muqayyar)神庙叫埃基什努伽勒(Ekishnugal)。
6.沙马什(Shamash):太阳和公正之神。祭祀中心在西帕尔城(Sippar),和拉尔萨城(Larsa)。
7.伊什塔尔(Ishtar):古代塞姆人的战争与爱情的女神。
8.伊辛城(Isin):美索不达米亚中部城市,现名巴赫利亚特(Bshriyat),主要神庙为埃伽勒马赫(Egalmah)。
9.札巴巴(Zababa):启什城(Kish)的主神。他的神庙叫埃美铁乌尔萨格。
10.胡尔萨格卡郎马(Hursagkalamma):启什城的一部分,女神伊什塔尔的祭祀中心。
11.埃拉(Erra):瘟疫、冥间之神,可能是另一个冥间之神涅尔伽尔德一个化身。
12.图图(Tutu):巴尔西帕城(Barsippa)的主神,也是巴比伦主神马尔都克的一个化身,神庙是埃齐达(Ezida)。
13.狄勒巴特(Dilbat):美索不达米亚中部城市,现名杜杜因(Dulaim),主神为乌拉什(Urash)。
14.玛玛(Mama):生育之神。
15.拉伽什城(Lagash)与吉尔苏城(Girsu):拉伽什城城邦的两大城市,主要神庙为埃宁努(Eninnu)。
16.萨巴郎(Zabalam):美索不达米亚东南部城市,现名伊布切赫丘(Tall Ibzeh),主神为女神伊什塔尔。
17.阿达德(Adad):塞姆人的暴风雨之神。在巴比伦的主要祭祀中心为卡尔卡拉(IM.KI),地点尚未确定。神庙是埃乌伽勒伽勒(Eudgalgal)。
18.阿达布城(Adab):美索不达米亚城市,现名比斯马亚(Bysmaya)。主要神庙为埃马赫(Emah)。
19.马什干沙皮尔城(Mashganshapir):美索不达米亚东南部城市,在拉尔萨附近,古巴比伦时期属拉尔萨管辖。米什朗(Emislam)似是冥间之神涅尔伽勒在那里的神庙。
20.马勒恭城(Malgun):美索不达米亚东南部城市。埃阿(Ea)是塞姆人的地下水与智慧之神,相当于苏美尔的恩启(Enki)。埃阿的妻子是达姆伽勒侬娜(Damgalnunna)。
21,达干(Dagan):幼发拉底河上游地区,古代塞姆民族的神。
22.美拉城(Mera):通常译马利城(Mari),幼发拉底河中游城市。
23.图图勒城(Tutul):幼发拉底河中游城市。
24.提什帕克(Tishpak)和宁阿祖(Ninazu):狄亚拉地区的艾什努那城(Eshnunna)的主神。
25.阿卡德城(Agade):地点不详,似在巴比伦城附近。主神为女神伊什塔尔,神庙为埃乌勒玛什(Eulmash)。
26.亚述城(Assur):美索不达米亚北部亚述地区的都城之一。
27.尼尼微城(Nina):美索不达米亚北部亚述地区的都城之一。主神为女神伊什塔尔,神庙为埃米什米什(Emishmish)。
28.苏穆拉伊勒(Sumulail):古巴比伦第一王朝第二王。
29.辛穆巴利特(Sinmuballit):古巴比伦第一王朝第五个王,汉穆拉比的父亲。
30.人(awilum):过去一些译文对这个阿卡德文词采取音译“阿维鲁”。“阿维鲁”既有广义的“人”的意思,也有与“穆什钦努”(见注31)和奴隶相区别的,属于家族公社的(?)一部分的狭义的意思。在法典中这两种用法是不加说明地混合使用的。应作哪一种意义解释,必须根据上下文具体判断。
31.穆什钦努(muskenum):巴比伦社会中的一种人。从目前掌握的史料来看,穆什钦努与阿维鲁之间并不存在政治地位或经济地位的明显不同。穆什钦努有可能是脱离了氏族/家族/公社,而依附于王室或神庙的人。
32.舍客勒(siqlu):古代美索不达米亚重量单位。一比勒图(biltu)含六十米那(mana),一米那含六十舍客勒,一舍客勒含六十乌得图(uttetu)。
33.乡邑(alum):这个词包括大小城镇、乡村、农庄和要塞,既指其地域和建筑,也指其居民和社会组织。
34.里都(redum):一种士兵。名称来源于动词“追随”,“驱赶”,“押送”。
35.巴衣鲁(bairum):一种士兵。原意为“打鱼人”。
36.塔木卡(tamkarum):从词源来看,似指专事贵金属交易与投资的人。在古巴比伦史料中,塔木卡的主要活动包括:1.长途贩运买卖,2.放高利贷,3. 买卖奴隶,4.代王室收租。
37.沙哈塔亭(sa hattatim?/PA.PA):一种军官,阿卡德文词意为(执)杖的。
38.卢卜图(Laputtum/Iuputtum):一种中级的工头或军官。
39.纳第图女祭司(naditum):一种献身给神的女人,不得生育。词根意为荒芜的土地,不生育的。多数纳第图住在寺庙特定的区域内。
40.布尔(buru):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土地面积单位。相当于64800平方米。一布尔含18伊库(iku),一伊库含100穆沙鲁(musaru)。
41.古尔(gur):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干量容积单位。古巴比伦时期一古尔含三百卡(qu)。十卡又叫作一苏图(sutu),六十卡又叫作一帕尔希克图(parsiktu)。
42.恩图女祭司(entum):一种地位较高的女祭司。
43.淑吉图(sugitum):一种献身给神的女人,可以结婚,生育。为苏美尔外来语,原意似有老女人的意思。
44.塞克雷图(sekretum):一种地位较高的,可能住在寺庙里的女人。
45.卡第什图(Qadistum):一种享有特殊地位的女人,根据古巴比伦文献,卡第什图可结婚,生育,也可以作奶妈,往往是献身于阿达德神的。
46.古勒马希图(kulmasitum):一种献身给神的女人。
47.驴:阿卡德文这个词(imerum)包括各种驴、马骡。
48.被神击而死,指死于各种自然灾害,如瘟疫,雷击等。
49.查尔帕尼图(Zarpanitum):神话中巴比伦主神马尔都克的妻子。
50.宁利勒(Ninlil):神话中恩利勒的妻子。
51.涅尔伽勒(Nergal):冥间神。见注11
 
说明:
[  ]表示原文残缺,(  )表示原文遗漏,《  》表示原文多写了(这种形式的格式文本没找到)。
注释中红色的字体原为阿卡德文,由于电脑打不上这些词,故用英语代替之。


(责任编辑:陈德正)
顶一下
(99)
98%
踩一下
(2)
2%
------分隔线----------------------------
相关链接
发表评论
最新导读 特别推荐 热门点击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