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教学互动 > 关于城邦危机时期的宗教信仰

关于城邦危机时期的宗教信仰

作者:陈诚 | AT 2011/10/28 02:04 | 来源: | 点击:
页面功能: 字号: | 复制本页地址 | 收藏本页 | 关闭

城邦危机时期的宗教崇拜是完全处于一种混乱或瘫痪状态吗?在看《伯罗奔尼撒战争史》时,我发现修昔底德提到的是人们说而非“信不信神是一样的”。同时,根据阿里斯托芬的一些戏剧,好像人们并未抛弃传统宗教,只是对旧有神灵体系的崇拜发生了某种“错乱”,如《云》中苏格拉底等人主张不信奉宙斯,只信奉云神。究竟怎样表述这一时期的宗教情况特点比较合适?

我看了魏凤莲老师关于狄奥尼索斯崇拜的研究,她似乎更关注古典盛期的情况,而对危机时期的情况介绍得也有些语焉不详:她将酒神崇拜的形式分为“公共崇拜” (指的是游行、戏剧演出、集体献祭与聚餐等)和“神秘仪式”两类,一方面说随着民主制度衰落,个人不再依赖社会团体,人与城邦的分离,使公共的、狄奥尼索斯节日活动衰落,另一方面又说由于神秘仪式凸显了个人得救的魅力而日益普及。那么,这两种并行的现象究竟是说明酒神崇拜本身衰落了还是愈发旺盛了呢?我的理解是酒神崇拜更加高涨了。因为照这种说法,公共崇拜之所以难以继续,是由于江河日下的城邦无力承担消耗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的公共崇拜,且也丧失了那种强大的组织力,故无奈之下,酒神崇拜重心转移为民间群众自发的、分散的神秘仪式,并日益普及。这种理解正确吗?史实究竟如何?

     如果酒神崇拜在城邦危机期间是更加高涨了,并且像(事实上,包括《剑桥世界宗教史》关于狄奥尼索斯崇拜的简短介绍也认为那是“放纵”、“激烈”的),那可否认为酒神崇拜对加速公民精神瓦解、政治动荡(如《酒神的伴侣》里群众在迷狂状态下杀死国王、《马蜂》里儿子反对父亲参政),并进而对城邦危机起了加剧作用?


(责任编辑:陈德正)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链接
发表评论
最新导读 特别推荐 热门点击 随机推荐